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評論文章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 
廖舜右語中評:中俄艦隊出現東海將日本一軍

http://www.CRNTT.com   2016-06-17 00:38:35  


台灣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副教授兼日韓總合研究中心主任廖舜右(中)與碩士畢業學生合照。(中評社 林谷隆攝)
中興大學法政學院大樓。(中評社 林谷隆攝)
  中評社台中6月17日電(記者 林谷隆)台灣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副教授兼日韓總合研究中心主任廖舜右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日前中俄軍艦分別航行經過釣魚台,引起美日反彈,不論有無事先協調,中俄艦隊同時出現東海海域,有點像是西洋棋中的“將軍”,將了日本一軍。美日可以用軍事同盟姿態維護航行自由,中俄兩國當然也可以比照將軍艦開到東海”捍衛航行自由“。

  廖舜右評估,在這樣的情勢下,未來台灣的外交迴旋空間變得更少,新政府可能將外交政策調整為“親美、依日、疏中”,台灣很可能在極短時間內,被迫要明確對相關水域的紛爭正式表態。

  廖舜右,美國丹佛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博士,現任台灣中興大學日韓總合研究中心主任、台灣經濟研究院國際處顧問、“行政院”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委員等,曾任台灣私立東海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中華台北APEC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等。

  廖舜右表示,中國及俄羅斯兩國共4艘軍艦在9日凌晨出現在釣魚台附近海域,當時中方有一艘、俄羅斯則有三艘,雖然俄羅斯軍艦先進入,約隔兩小時後中方軍艦才駛入,但中俄軍艦在釣魚台的軍事行動,很容易被解讀為準軍事同盟的共同行動。

  廖舜右認為,中俄的軍事行動可視為一種壓力測試,目的在於試探日本自衛隊的即時反應與接戰時序。日本隨即出動護衛艦“瀨戶霧號”在現場監視跟蹤中俄軍艦,雖然沒有發生任何衝突,但彼此必然運用聲納、雷達等高科技相互測試與較勁。

  相較於日前在中興大學有一場中國海軍崛起的研討會,部分學者認為比起南海,東海是相對寧靜。廖舜右則分析,這起中俄與日本的軍艦對峙,必須要切割來看,才可能清楚每方的盤算。中國大陸的意圖是將兩海(東海、南海)連結,因為制止日本海軍進入南海的最佳方式,就是以釣魚台來牽制。

  廖舜右認為,日本則是希望將兩海(東海、南海)切割,一方面日本認為釣魚台屬於日本內政事務,一旦中國軍艦進入日方所宣稱的釣魚台領海內,日本必將有所因應。另一方面,日本認為南海則是公海航行自由問題,日美盟友共同維護航行自由,誰曰不宜。

  廖舜右提到,2013到2015短短的三年中,日本跟中國在東海可使用的海巡艦艇數量,雙方比例從1比0.8(日對中),到2015年轉變成1比2(日對中),中國軍力變化已造成局部態勢轉換,這種東海權力失衡狀況當然會引起東亞戰略格局的態勢轉變。

  同時,廖舜右表示俄羅斯的動機有二,其一是回應美國、日本及印度在本月23日將進行的海軍聯合軍事演習,以實際行動確保俄羅斯在區域安全的發言權;其二則是因為俄羅斯被逐出G8八大工業國的回應。

  廖舜右解讀,俄羅斯這幾年在敘利亞跟烏克蘭的軍事行為,某方面而言是跟美國較勁,但不管是外交目的,還是軍事企圖都沒有得到預期效果,所以俄羅斯總統普丁在外交層面必須要尋求出口。中俄在東海的海上結盟,就是先聲奪人的起手式。值得注意的是美日澳(澳洲)或美日印(印度),這兩組的三邊同盟若結成四方防禦團塊(美日澳印),必將牽動東亞整體的軍事平衡。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