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評論文章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 
中評專譯:特朗普在遠離歐盟的路上越走越遠

http://www.CRNTT.com   2018-05-16 00:08:42  


  中評社香港5月16日電(記者李雅潔編譯)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已經下定決心,在每一個重要問題上—從貿易到氣候變化,到與伊朗的多邊協定—都要美國在歐洲的盟友做對。隨著大西洋兩岸的政治家和公眾變得越來越警惕,彭博專欄作家Leonid Bershidsky認為,我們現在要真正開始思考,他到底還想不想要歐洲的這些盟友了。

  在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來華盛頓作了不太成功的訪問之後,特朗普給了歐洲一個月的喘息時間,來規避懲罰性鋼鐵和鋁關稅。他預計聯盟國家將同意他的出口配額。大家難以猜測為什麼特朗普政府會做出這樣的舉動:關稅至少會給美國帶來一些收入,而配額只會因為價格的上漲而給出口商不正常的利潤,但關稅或配額,顯然歐洲領導人不能從中得到任何好處。

  然後,馬克龍證實美國將退出伊朗核協定,並重新對伊朗實施制裁。以色列總理班傑明•納坦尼雅胡在星期一的發言顯然是為了加強特朗普的決心。納坦尼雅胡強硬方式對特朗普的吸引力顯然超過了德國和法國領導人的實測論據,或歐盟高級外交官費德麗卡•墨格里尼清醒地提醒伊朗已經完全遵循了2015聯合行動計劃。

  特朗普和馬克龍之間諷刺性的“兄弟情”以及他對對默克爾的傲慢無禮都發出同樣的資訊:要麼按我說的做,要麼不要在我眼前出現。後一種選擇對歐洲政客來說是一個可怕的事情,他們從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末就開始非常珍視跨大西洋聯盟。但是歐洲公眾和意見領袖們可能會有不同的感覺。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資料,法國對美國(這個國家,而非政府)的好感度為46%,德國對美國的好感度為35%。這是自2008年以來的最低水準,當時美國的名聲並沒有從伊拉克入侵中恢復過來,並且金融危機也在蔓延。但是現在並沒有當年那樣的惡性事件發生,只有一個特朗普在興風作浪。根據德國最大的民意測驗組織福爾薩上月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絕大部分德國人都認為特朗普對世界和平的威脅比俄羅斯總統普京更大,即使支持默克爾的保守黨也是同樣的想法。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