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評論文章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 
中評現場:首爾聚焦論東北亞合作體

http://www.CRNTT.com   2018-12-04 00:03:07  


論壇現場(中評社 崔銀珍攝)
  中評社首爾12月4日電(記者 崔銀珍)11月28日,由韓國世宗研究所以及濟州和平研究院共同主辦的一軌半對話“2018東北亞和平協議論壇”在首爾四季酒店召開。這次論壇分為多邊合作體的成果以及今後的發展方向;為了東北亞區域安保構建信賴機制的方案;東北亞區域內主要國家的經濟合作方案以及東亞鐵路共同體的未來展望這三個主題,並進行了多方面的討論。第一場討論以過去的實例為根據,回顧了多邊合作對話體所推進的成果以及不足,針對今後東北亞和平合作體制構建的方向進行了討論,並對於韓半島無核化的實現所需要的實質性的方案也給予了提示性的意見。第二場討論參考過去的經驗,討論了為東北亞區域安保機制的信賴構建方案。第三場討論針對經濟層面上多邊區域合作構想的可能性,特別是對於東亞鐵路共同體的未來展望以及經濟合作對於多邊和平安保機制構建所起到的作用進行了討論。

  在第一場討論中,延世大學國際大學院教授Delury Jhon說,雖然在過去,和平共存對話的水閘開啟了一絲的縫隙,但對於六方會談以及政府層面的多邊合作對話的構建,朝鮮尚未做好充分的準備。軌道1.5(track1.5)或者2.0,也就是雖然正式+非正式層面的會談正在進行,但是為了更高層次的正式的對話進行協調和努力是必要的。還指出這些會談所具有的多樣性以及包容性有所不足,需要提高民眾的參與意識。只有得到民眾的參與以及支持,其實現的可能性方能提高。

  安保開發政策研究所(ISDP)所長Swanström Niklas說,最近對於多方會談持肯定態度的人比較多,所以透明性(接近民眾)方面是比較高,但是從以往的經驗來看,在緊張的局面的時候,與朝鮮的交流持透明性,有時反而會成為威脅,所以有必要對情報的公開的均衡進行把握,也就是說,有時多邊合作在非正式的層次進行也許會更有效。當然,對於由此帶來的情報共享的不足之處也需要注意。Swanström所長說,回顧過去十年進行的多方會談,90%屬於浪費時間。不是為了對話而對話的,具體的主題進行專門的探討,進行國際性的努力是重要的。而且提到多方會談需要構建強烈的平台,讓利害的相關方共聚一堂,而現實卻不盡如意。所以說,需要利用所有對話的機會,如果能夠實現絕非單純意義上的對話,而是合作研究以及試驗的話,對於正在進行的(美朝)雙方會談也會起到積極的影響。

  俄羅斯代表 Drobinin Alexey副局長說,韓半島的情況(以六方會談進行的基礎工作為出發點)沿著俄羅斯和中國提示的路線變化著。第一階段的雙暫停已經實現,所以成果還是有的,需要繼續維持。而且對於Swanström所長提及的意見持同意的態度,說道:多邊主義的外交政治合作在區域軍事緊張高漲的時候是很難進行的。現在的路線屬於第二階段,也就是重點放在韓朝、美朝關係正常化的信賴機制構建階段,特別是安保方面的信賴機制構建是核心,為此多方會談是非常重要的。朝鮮需要共同參與,而且需要定期地召開多邊和平安保會議。這次10月,俄中朝次官在莫斯科進行了會談,以構建今後確保韓半島和平的多邊主義框架為起始,希望其它國家能夠參與。而且還提到有關(對朝鮮的)安保方面,美國的保障也是很重要的。如果這些能夠達成,那麼對話的議程會擴大到東亞,形成以軍事、經濟合作等多方面議程構成多邊對話合作機制。

  蒙古戰略研究所所長Enkhbaigali Byambasuren說,如何在東北亞區域階段性地構建信賴機制,並進行無核化是非常重要的課題。無核化的過程需要仔細地計劃,而且需要在國際社會公開透明。無核化過程進行地越慢,那麼相關區域的不確定性將增加,未來的合作機會將會受到限制,所以所有領域的手段,也就是說,經濟、社會相互作用也需要以對話手段來運用。韓朝鐵路合作會提高兩個經濟體的相互依存性,而且相應的矛盾水準也會降低。而且還需活用學術文化層面。這種嘗試在對朝戰略上,會起到構建和平韓半島的長期效果。朝鮮共同參與多方會談是非常重要的。雖然針對朝鮮,從無核化到人權問題,需要探討的事宜比較多,但還需以維持構建和平為韓半島和談的優先順序。之後,過度到其它話題。

  复旦大學教授信強說,對於韓半島無核化,強調需要通過CRID來構建區域安保。從CRID的條件,互惠的,漸進的無核化意義以及中國也以CVID為最終目標,但考慮到朝鮮的施行可能性,使用CRID來構建實質性的路線來構建通往CVID的時點。而且信教授還提到,雖然我們可以通過多邊主義的機制以及制度來解決朝鮮問題以及各種情況,但是要想根本問題得到解決,理解朝鮮的立場是更加重要的。朝鮮希望的是體制、安保的保障。因為美國政治所具有的不確定性,朝鮮有理由持續懷疑特朗普的政策。對朝的兩方或者是多方會談具有兩個風險:第一,特朗普對於自己的協商技術以及高壓政策所具有的效果持過信的態度;第二,避免過低地評價朝鮮的生存能力。考慮到這些,有必要強化溝通,增進相互的理解。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