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評論文章 】 【打 印
社評:中國是南亞地區和平的協調者和維護者

http://www.CRNTT.com   2019-03-14 00:14:13  


  中評社北京3月14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訪問巴基斯坦,就巴基斯坦與印度在克什米爾地區爆發的衝突表達中國政府關切,希望雙方通過協商解決分歧,不要使克什米爾問題成為影響印度和巴基斯坦關係的重要障礙。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亞洲事務特別大使訪問孟加拉國和緬甸,就緬甸與孟加拉國圍繞著緬甸若開邦所發生的難民問題表達中國政府的立場,希望雙方通過協商的方式消除分歧,妥善解決羅興亞難民問題。這是中國政府為南亞地區的和平穩定發揮積極作用的具體表現。

  殖民統治時期,南亞地區人民始終生活在極度貧困狀態。實現民族獨立之後,南亞地區國家面臨發展經濟的共同任務。可是,正如人們所知道的那樣,殖民地國家離開南亞之前對南亞地區採取的是分而治之的策略,一方面把印度分為巴基斯坦和印度兩個國家,東巴基斯坦在印度的支持下宣布獨立成為孟加拉國。英國為了在東南亞地區開墾土地,將生活在孟加拉國以及中東地區其他國家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驅趕到緬甸等信仰佛教居民生活土地上,從而為宗教和種族衝突埋下伏筆。由於克什米爾問題,印度和巴基斯坦連年發生軍事衝突,邊境地區的人民遭受重大傷亡。由於難民問題,孟加拉國和緬甸發生齟齬,大量流離失所的穆斯林得不到安置。雖然聯合國通過了一系列的決議,要求南亞各國保持克制,不要使衝突局勢升級,西方一些國家要求南亞地區國家解決難民安置問題,不要製造人道主義危機。可是,由於南亞地區國家都是發展中國家,都面臨經濟發展的巨大壓力,當地居民人均收入相對較少,政府無力安置大量的難民,因此,南亞地區因為饑餓和貧困而引發的衝突不斷。

  中國作為南亞國家的友好鄰邦,願意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幫助南亞地區國家消除分歧,並且通過談判解決歷史遺留問題。中國在處理南亞事務問題上,沒有自己的既得利益,同時也不存在歷史遺留問題。中國完全是出於公正的立場,在聯合國框架內依照聯合國憲章所確立的基本原則,充分表明自己的立場,並且希望相關國家通過談判解決分歧。

  巴基斯坦和印度都是上海合作組織重要成員。巴基斯坦和印度爆發衝突將會給上海合作組織帶來巨大的政治壓力。由於巴基斯坦和印度都是核武器國家,因此,如果軍事衝突不斷升級,爆發核戰爭,那麼,不僅會威脅到南亞地區國家的人民,而且會給中國乃至其他周邊國家產生不利的影響。正因為如此,中國善意提醒印度和巴基斯坦在處理邊界衝突問題上不要訴諸武力,因為武力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有可能會導致衝突不斷升級。中國希望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充分意識到,殖民統治所留下來的問題,需要通過談判解決。中國願意為巴基斯坦和印度平等談判提供必要的平台,中國也希望巴基斯坦和印度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框架內,友好協商解決彼此的分歧。

  孟加拉國和緬甸都是中國的友好鄰邦。他們奉行與中國友好的外交政策,致力於發展與中國的政治經濟外交關係。如果孟加拉國和緬甸爆發大規模的衝突,那麼,這兩個國家的人民必將深受其害,中國與兩個國家的關係也將會受到影響。正因為如此,中國外交部亞洲事務特使到孟加拉國和緬甸訪問,目的就是希望找到共同點,在求同存異基礎之上,按照循序漸進的原則,妥善處理歷史遺留問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分歧以及孟加拉國與緬甸之間的爭議,都是殖民主義者在南亞地區實行殖民統治所留下來的問題。解鈴還須系鈴人,要想從根本上解決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問題,解決孟加拉國和緬甸的矛盾,需要英國作出努力。然而,由於英國在脫離歐洲聯盟問題上深陷政治泥沼之中不能自拔,因此,英國不可能在解決南亞地區國家衝突方面發揮積極有效的作用。聯合國安理會雖然通過了關於處理南亞地區國家問題的決議,但是,聯合國安理會重要成員對解決南亞問題缺乏興趣,他們更願意在世界其他地方利用自己的霸權地位獲取更多的商業利益。
  中國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也是南亞地區國家的鄰居必須承擔解決南亞地區問題的歷史重任。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和中國外交部亞洲事務特使先後到南亞地區訪問,從一個側面說明,中國願意在南亞次大陸和平發展問題上發揮更大的作用。

  不過,印度對中國始終心存芥蒂。印度朝野各界認為,中國與巴基斯坦是全天候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因此,中國在處理印度與巴基斯坦矛盾衝突問題上有可能會故意偏袒巴基斯坦,損害印度的利益。因此,對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參與調停工作,印度政府似乎刻意保持低調。不排除印度國內存在一些抵觸情緒,也不排除印度政府認為巴基斯坦與印度發生衝突的克什米爾問題牽涉到中國,因此,拒絕中國作為調解者。即便如此,中國仍然希望巴基斯坦和印度這個“老冤家”能夠通過談判解決問題,至少應該通過談判降低溫度,從而使克什米爾地區恢復平靜,為和平談判解決問題創造良好的氛圍。

  巴基斯坦熱烈歡迎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的到來,立即表示願意接受中國斡旋結束衝突。印度政府雖然不願意接受中國作為調解者,但是,中國提出的解決印度和巴基斯坦衝突的原則和條件對印度具有吸引力。中國希望兩國保持克制,至少脫離軍事接觸。必要的時候,可以接受聯合國安理會的有關決定,由聯合國維和部隊或者觀察團在克什米爾地區發揮作用,為克什米爾地區的和平穩定發展創造必要的條件。

  到目前為止,印度在處理克什米爾問題上仍然採取的是“霸王硬上弓”的策略。一方面占領克什米爾的大部分領土,另一方面則通過軍事壓力,迫使克什米爾地區的居民接受印度的法律。克什米爾地區的穆斯林之所以多次舉行大規模反抗活動,就是因為印度政府在當地實行強制移民政策和殖民地統治,要求當地居民必須接受印度文化,為當地舉行民主選舉從而把克什米爾納入印度的版圖做好充分的政治準備。

  印度作為一個飽受殖民統治的發展中國家,在處理與南亞次大陸國家關係方面所採取的策略極不明智。印度為了達到控制南亞地區國家的目的,不斷地向南亞地區國家派出軍隊,並且大規模移民,讓信奉印度教的印度居民進入南亞次大陸其他國家,等到信奉印度教的居民在其他國家占據多數,印度就會向國際社會宣布舉行選舉,讓南亞次大陸其他國家舉行公民投票,以決定是否加入印度,成為印度的組成部分。這是一種典型的新殖民主義政策,是地區霸權行為。

  對印度政府在南亞次大陸實施的移民政策,中國政府從來沒有公開發表過意見。可是,南亞次大陸衝突地區爆發大規模流血事件,促使國際社會不得不高度重視印度在南亞次大陸採取的立場和方法,如果不斷地增加移民,從而使宗教種族矛盾升級,那麼,印度將會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

  克什米爾地區是一個有爭議的地區。當年英國殖民統治者從南亞次大陸撤出之後,並沒有為克什米爾地區問題解決提供可行的方案。克什米爾地區絕大多數居民信仰伊斯蘭教,因此他們在宗教情感上更願意加入巴基斯坦而不是印度。印度雖然在克什米爾地區派出大量的軍隊,實行武力鎮壓措施,但這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克什米爾地區的衝突問題。印度政府實施的移民政策,除了讓印度移民承受不必要的安全威脅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的結果。克什米爾地區的居民世世代代生活在該地區,他們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就像當年聖雄甘地有權要求印度地區的居民決定自己的命運一樣。英國為了解決民族自治問題,將印度次大陸劃分為巴基斯坦和印度,從而使印度教信徒和伊斯蘭教信徒之間爆發血腥衝突。歷史的教訓應當促使印度的決策者保持清醒,不要在克什米爾地區人為地製造宗教種族衝突,因為那樣更可能會獲得了土地,但卻徹底失去民心。

  孟加拉國與緬甸之間的矛盾更為複雜。當年英國在南亞次大陸統治期間,實行所謂的移民政策,讓大量信仰伊斯蘭教的勞工進入佛教徒生活的地區,從而為佛教徒與穆斯林之間發生衝突埋下伏筆。緬甸作為佛教國家,絕大多數居民清靜無為,他們希望在自己的土地上過著平靜而貧困的生活。英國殖民統治期間,由於大量穆斯林進入緬甸佛教徒的家園,從而打破了當地居民平靜的生活。穆斯林家庭的生育率相對較高,因此,穆斯林對土地的需求量也就越來越大。圍繞著土地的爭奪,穆斯林與佛教徒之間爆發大規模流血衝突。

  現在國際社會一致看法是,為穆斯林提供必要的居住場所,同時確保緬甸國內政治形勢穩定。如果國際社會對緬甸實施大規模的經濟制裁,那麼,緬甸經濟有可能會雪上加霜。穆斯林進入緬甸的一些地區,的確給佛教徒聚居地區帶來了不安定的因素。但這是歷史所造成的,必須給緬甸執政者足夠解決問題的時間。如果一味地向緬甸政府施加壓力,要求緬甸政府必須在很短的時間內解決國內的穆斯林生存問題,那麼,必然會導致緬甸和孟加拉國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大。

  孟加拉國作為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沒有能力接納更多的難民。雖然在國際組織幫助下,孟加拉國建立了難民營,但是,從長遠來看,要想確保難民問題得到有效的解決,國際社會還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筆者曾經提出,應當通過發展經濟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國際社會應當提供足夠資金,在難民營設立服裝加工廠,讓難民營青年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崗位,依靠自己的雙手解決溫飽問題。如果國際社會能夠提供足夠的資金,中國政府願意在孟加拉國和緬甸的難民營附近設立紡織廠和其他的工廠,為當地難民提供工作崗位,讓他們依靠自己的辛勤勞動解決溫飽問題,同時也減輕孟加拉國和緬甸以及國際社會的負擔。

  可現實情況是,西方發達市場經濟國家不願意支付有關費用,讓當地難民通過勞動創造財富。英國作為始作俑者,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不願意提供必要的啟動資金,幫助孟加拉國和緬甸難民解決生存問題。如果英國能為自己的歷史承擔責任,拿出一部分資金,用來安置當地的穆斯林,國際社會通過經濟援助的方式,幫助當地居民設立工廠,解決他們的就業問題,那麼,孟加拉國和緬甸之間的矛盾就會逐漸緩和,難民問題可能會隨著企業的開工而逐漸地淡化或者消失。

  中國在處理南亞地區事務方面採取的是一視同仁的原則。中國外交官強調手心手背都是肉。中國願意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為南亞次大陸提供必要的經濟援助,但是,要想解決南亞次大陸面臨的問題還必須從長計議。

  首先,國際社會必須充分意識到殖民統治給南亞次大陸國家所帶來的深重災難,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消除歷史遺留問題。無論是克什米爾問題,還是孟加拉國與緬甸在羅興亞人問題上所發生的矛盾,都是殖民統治產生的問題。英國作為殖民統治者必須承擔起歷史的責任,至少應該為當年的錯誤行為表示歉意,給當地居民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幫助他們盡快解決貧困問題。

  其次,國際社會在解決南亞地區熱點衝突問題上必須具有創造性思維,通過發展經濟消除分歧,通過發展經濟實現當地居民安居樂業。如果國際社會提供必要的資金,那麼,中國可以為孟加拉國和緬甸建設工廠,吸收難民依靠自己的勞動創造財富。如果印度和巴基斯坦能夠在國際社會援助下,在克什米爾地區加快經濟發展的步伐,那麼,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宗教種族矛盾,可以實現各民族人民、各宗教團體友好相處。

  第三,南亞次大陸國家應當放棄意識成見,本著向前看的態度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緬甸政府已經明確表示,願意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接納一部分穆斯林,並且為他們提供生存的土地和其他生產資料,這是解決問題的良好開端。孟加拉國可以在國際社會幫助下,在難民營設立工廠,就地解決難民就業問題。這樣不僅可以減輕孟加拉國的壓力,而且可以借助於廉價的勞動力創造更多的財富。現在孟加拉國已經成為世界服裝重要加工出口國。如果能充分利用穆斯林難民,設立服裝加工廠,生產出更多的廉價服裝,那麼,可以解決難民的生存問題,同時也可以為孟加拉國的國民經濟發展做出貢獻。

  克什米爾問題非常棘手。印度政府在當地採取高壓措施,拒絕外國勢力介入,目的就是希望採用武力手段徹底吞並克什米爾。當前與印度政府抗爭的主要是克什米爾當地居民,克什米爾當地居民得到了巴基斯坦的支持,巴基斯坦希望印度能夠充分意識到克什米爾絕大多數居民信仰伊斯蘭教,他們不會同意克什米爾成為印度的組成部分。印度政府必須調整自己的克什米爾政策,一方面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允許克什米爾地區居民根據自己的需要作出政治選擇,另一方面也應該停止大規模的移民行動,不要使用武力干涉克什米爾地區居民的社會經濟生活,因為那樣做可能會導致矛盾不斷升級,甚至有可能會引發更大規模的騷亂。

  中國外交官員到南亞地區訪問,是為了南亞地區的和平穩定。中國從來沒有把南亞地區看作是自己的勢力範圍,中國也從來沒有干涉南亞地區國家的內政。中國外交官在南亞地區充分表明自己的立場,目的是為了讓南亞地區各國保持克制,在處理雙邊糾紛過程中學會換位思考,從積極角度提出解決問題的建議,而不是採用武力方式解決問題。

  巴基斯坦政府高度重視中國的意見,並且歡迎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訪問巴基斯坦。中國希望印度能夠重視中國的意見,在處理與巴基斯坦關係方面學會換位思考,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確保自身利益不受損害,也只有這樣也才能使克什米爾恢復平靜。孟加拉國和緬甸都是發展中國家,也都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孟加拉國和緬甸要想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必須優先發展經濟,只有在難民聚集區設立工廠,利用廉價的勞動力生產商品,充分發揮勞動密集型產業優勢,才能把難民充分利用起來,創造財富,擺脫貧困,實現國家快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