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大觀 】 【打 印
汪毅夫:“典賣其妻”的證言證

http://www.CRNTT.com   2018-07-29 00:18:52  


圖一:民國二十七年的“賣妻券”(來源:汪毅夫提供)
  中評社北京7月29日電(作者 汪毅夫)明代末年,以“三言”(《警世通言》《喻世明言》《醒世恒言》)名聞天下、名傳至今的馮夢龍在福建壽寧知縣任上撰《壽寧待志》,書中有關於“典賣其妻”陋俗的重要證言,略謂:“或有急需,典賣其妻,不以為諱。或賃於他人生子,歲僅一金,三周而滿,滿則迎歸。典夫乞寬限,更券酬直如初。亦有久假不歸,遂書賣券者”。馮夢龍於此記錄了“典賣其妻”的多種方式,典妻、賣妻和租妻,以及續典、續租和改典為賣、改租為賣。這幾種方式都以妻子為廉價商品。典妻是免費的,本夫在約定到期須交還典金,而典期內妻子相當於抵押品和典金利息供典夫使喚(包括為其生子);租妻“三周而滿”即租期三年,是為受孕、懷孕、生產、哺育設計的,而“歲僅一金”即一兩金花銀,不足於購米一石;與典妻、租妻的免費、低租金相應,賣妻當然也是廉價的。                                 

  福建壽寧縣擋案館庋藏的“賣妻券”(檔案編號023)是“典賣其妻”的證物(圖一)。從該“賣妻券”可知,民國二十七年即1938年,本夫黃阿贊將妻子龔招琴賣與陳世榮,只得禮金法幣10元。在 該“賣妻券”裡,在見(見證人)、媒人(中介人)和代筆(書券人)均畫圈而不署名,他們將名字“陳四”、“發叔”和“辛女”簽寫在券之邊角。據福建省文史館館員陳正統老人報告,“典賣其妻”和經理其事的行為都被認為是肮臟的事,一般要在豬圈裡為之,所用筆、墨也要棄之。“陳四”等人的署名方式,乃出於避諱甚至避穢的考量。由此看來,馮夢龍所記“不以為諱”應該僅是一時一地的情況。                                            

  我也是老人,自幼及長,常接受“憶苦思甜”教育,常聽得“萬惡的舊社會”一語。我想,今之海峽兩岸青少年,亦應略知“舊社會”之“萬惡”也。          

                                          2018年7月28日記於北京

  (作者汪毅夫系全國台灣研究會副會長)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