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智囊闊論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 
鄭永年:中國意識形態的回歸及其影響

http://www.CRNTT.com   2015-02-19 09:52:13  


 
  第三,左派民粹主義。如果說新自由主義過度強調效率,民粹主義則過度強調公平。這裡包括強調“階級鬥爭”的傳統左派,也包括強調通過國家政策的二次分配的新左派。一般來說,民粹主義過度強調縮小收入差距的重要性,對經濟增長和增強國際競爭力強調不足。民粹主義提倡通過二次分配(各種福利政策)來縮小收入差距。然而福利的過度擴張,一方面會給國家財政帶來巨大壓力,另一方面福利擴張引起通貨膨脹,會帶來宏觀經濟的波動。其他國家在這方面有太多的教訓。1990年代末,在民粹主義的影響下,拉美一些國家的社會支出,可占其財政支出的六七成,但經濟增長卻遠遠滯後,同時通脹愈演愈烈。有些國家隨之出現了大量資本外逃和債務危機。
 
或出現“顛覆性錯誤”
 
  在經濟新常態下,更多、更好的社會政策的制訂實施變得不可避免,但也面臨巨大風險,既包括超越經濟能力的過度“福利”,也包括潛在的巨大浪費和腐敗。社會政策需要大量的財政投入,但並不能簡單地認為,錢越多,公共服務就越好。在很多時候,人們所面臨的不是錢的多少問題,而是錢如何用的問題。簡單的投入不僅不能促成體制改善,反而會導致體制衰敗。這已經表現在各個方面。例如教育領域,這麼多年來,因為沒有把重點放在教育和科研體制的改革上,而是放在財政投入上,這個領域已經出現了大規模、大面積的腐敗。2012年教育經費已達到2.2萬億元,申請審批這些經費的過程,往往出現腐敗,投入越大,腐敗越嚴重。又如公共住房。作為重要的社會產品,公共住房這些年來得到重視,但大部分卻建在交通和生活不便的郊區,並且聚集了大量的低下層社會群體,尤其是窮人。這個模式如果不能改變,公共住房模式可以演變成為歐洲和一些發展中國家已經失敗了的模式,即“貧民窟”模式。要實現可持續的和健康的發展,社會政策必須注重這些細節,加強效率。
 
  更不容忽視的是,民粹主義也在不同程度上,開始影響中國的經濟改革政策。例如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的工資水平結構。在1990年代中期以後的改革中,國企改革一方面市場化不足,另一方面管理人員的工資結構,又受西方新自由主義的影響過多。這導致了一方面國有企業繼續通過壟斷或者行政方式獲取利益,另一方面又通過所謂的市場機制來分配所獲得到的利益。這種局面導致了社會的高度不滿。但是,現在所側重的管理層工資結構改革,過度受制於民眾的壓力,表現出民粹主義傾向,把管理層的工資壓到非常低的水平。這樣的改革必然會影響國企管理層的人才錄用和激勵機制,使得企業發展不可持續。
 
  在今天的中國,左派和政治自由主義、經濟新自由主義都體現為極端的意識形態,都具有相同的思維方式,“非黑即白”,競爭意識形態的純潔性,呈現出原教旨主義色彩。不難理解它們之間的“水火不相容”的狀態。其次,儘管它們所追求的目標不一樣,但都傾向於用同樣的方式來達到這個目標,那就是激進化。它們各自生存的方式,主要就是把自己高度道德化,在此基礎上把對方或者把各自的“異己者”妖魔化。雙方都具有濃厚的文化大革命時代的“造反派”精神,甚至有過之而不及。無論是左派還是自由派,與其說是知識話語,倒不如說是政策話語,它們都在努力影響社會,影響政策,各自都在追求和社會力量或者和政府力量的結合。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