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社論 】 【打 印
社評:特朗普訪日與日本的精心安排

http://www.CRNTT.com   2017-11-12 00:06:29  


  中評社北京11月12日電(評論員 陳鴻斌)特朗普的東亞之行,首站是日本。為了顯示日美兩國“堅如磐石的同盟關係”,安倍政府可說是竭盡全力。但顯而易見,這次訪問“表演”成分居多,“導演”也並未得到其希望得到的東西。

  在去年競選期間,特朗普就曾直言不諱地表示了對日本的不滿:“即便美國受到攻擊,日本也無動於衷,其領導人在家里若無其事地通過索尼電視機觀看節目”。而當時日本是把寶押在希拉里身上的,這都是有案可查的,特朗普心里比誰都明白。因此一旦特朗普當選,安倍馬上換了一副面孔,不僅立即打電話祝賀,而且還特意前往紐約拜訪尚未上任的特朗普,以便改變特朗普對他的看法。特朗普上任後,安倍曾殷切希望成為第一個到訪的外國領導人,但仍被英國首相捷足先登,安倍對此是有苦說不出。此後由於朝鮮不斷發射導彈和開展核試驗,所以特朗普加強了與相關國家領導人的電話磋商,於是日本媒體又喋喋不休地擺譜:在訪日以前,安倍與特朗普已4次會談,16次通話,甚至還排列特朗普與各國領導人通話次數,以顯示安倍與特朗普的關係非同尋常。但這些數字又能說明什麼呢?特朗普上任後的第一個決定就是退出TPP,對將此視為抗衡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的殺手鐧,並曾為此使出渾身解數的日本而言,此舉不啻是被猛擊了一記悶棍。

  在特朗普決定開展東亞之行後,安倍就給外務省下達了一個硬性規定,一定要讓特朗普首先訪問日本並在日本逗留兩天。日本覺得這樣才能先聲奪人,為日美兩國共同的亞洲戰略明確定位,從而確保在此行中可望出台的美國對亞洲政策與安倍的印太戰略不謀而合。對美國對而言,給盟國這點面子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按照一般的規律,開場戲往往都不會是壓軸戲,否則後面就沒有觀眾了。而日本卻以為此舉足以表明:日本的重要性大於中國!日本總是這樣自以為是。

  早在特朗普抵達日本之前,日本媒體就竭力造勢,似乎美國將全力配合日本制約中國,其實這完全是日本的如意算盤,特朗普可不是這個算盤上的珠子,可以任由日本撥來撥去。

  在訪問亞洲之前,特朗普一行在夏威夷短暫停留,在那裡他由美軍太平洋部隊司令哈里斯陪同,參觀了當年日軍偷襲珍珠港時在被擊沉的“亞利桑那號”戰艦沉沒處建立的紀念館,特朗普與夫人獻了花圈,還為遇難官兵默哀。特朗普此後還在推特上發文並上傳了參觀的視頻,在文中他感謝“我國偉大的軍隊”,強調要“牢記珍珠港”(Remember Pearl Harbor),而這是當年美國政府動員全國人民與日本作戰最有代表性的口號。對訪日在即的特朗普而言此舉是什麼意思,《朝日新聞》和《產經新聞》居然不約而同地對此表示“真意不明”,這兩家往往立場截然相反的媒體對這一問題的表述竟然如此一致,不知安倍是否看懂了?

  此外,作為東道主,安倍為特朗普兩天行程的安排也可說是煞費苦心。日方本有在6日安排特朗普登上日本海上自衛隊最大的直升機航母“出雲號”的方案,此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在菲律賓)和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在訪日期間都曾登臨此艦。據悉由防衛省負責此事的事先協調,而首相官邸對此抱有“強烈期待”。為了實現這一安排,防衛省曾幾度調整登艦地點,以盡可能方便特朗普,但最後仍以“日程太緊和安全”問題而取消。安倍是很希望拿到一張特朗普在該艦上的照片的,但“此事並非那麼簡單!”其實拿日程緊說事完全是托辭,既然日程那麼緊,怎麼打高爾夫球就不緊了呢?顯而易見,如果特朗普同意登艦,對日本而言,此舉比任何聯合聲明或公報都更能體現“美日同盟堅如磐石”的意涵,比美方多少次承諾對日本的防衛義務都更具有實際意義。但早在特朗普到來之前,這已成為日本的一相情願。都說特朗普是商人不是政治家,不按牌理出牌。但實際上特朗普絕對精明,什麼是可以做的,什麼是不能做的,他有精確的算計。訪日之後他還要訪華,日本給他挖坑,他怎麼會往裡面跳呢?這也太低估特朗普的智商了,否則他來中國怎麼辦呢?在美國的全球戰略考量中,中國的地位絕不在日本之下,特朗普怎麼會按安倍的腳本演戲呢?

  為了顯示安倍與特朗普的“鐵哥們”關係,安倍特意與特朗普打了兩小時的高爾夫球,並還與特朗普互贈高爾夫球帽。但此舉卻引發的媒體的強烈質疑:你不是說“國難當頭”嗎,如此愜意地揮杆擊球,這哪裡還有一絲一毫的“國難”氛圍?此外,自民黨內對安倍與特朗普的關係過於密切也不無憂慮,因為特朗普如今在國內的支持率遠低於不支持率。在自民黨大佬、前防衛大臣石破茂看來,欲有效應對朝鮮問題,日本不能只是緊緊抱住美國,同時應改善與中國和韓國的關係。

  在安倍看來,特朗普的日本之行,最重要的就是要在由他自己於去年8月在肯尼亞舉行的“日非發展會議”上出台的“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這一點上形成共識。安倍這一戰略完全是衝著中國積極推進的“一帶一路”倡議而來的,這是不言而喻的。安倍在與特朗普會談中強調:“維護和加強海上秩序,對維持該地區的和平與繁榮是至關重要的。”特朗普當然也給了東道主足夠的面子,這就是在抵達日本後在橫田基地對美國軍人和日本自衛隊官兵講話時提到了一下。在日方看來,該戰略包含三大支柱:普及基本價值觀;促進經濟繁榮;確保和平與穩定。除了倡導共同的民主價值觀和自由貿易的印度和澳大利亞以外,還將聯手東盟國家共同推進這一戰略。顯而易見,除了日美澳印菱形合作架構以外,日本還想進一步拉入東盟,以擴大其隊伍。

  因為雖然美國表面上也同意與日本共同推進這一戰略,但究竟會否全力以赴,日本心里根本沒有底。日本對中國在這一地區不斷增強的存在感始終感到惴惴不安,但美國並無這一感覺,或至少不像日本如此強烈。所以日本也不得不對這一戰略加上一個說明:並非針對任何特定國家。包括在與安倍會談後會見記者時,特朗普也僅提及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問題,而不再像此前的歷屆美國政府那樣,在諸如人權和民主這些價值觀問題上指責中國。在日本看來,特朗普的對華戰略並不清晰,他強調的是“美國優先”,而安倍的這一戰略如何確保實現這一點,雙方並未拿出很好的方案。日本很擔心哪一天中美之間會達成一個交易,讓日本措手不及。因此,日本政府內部也很擔心如果在這一問題上日本用力過猛,很可能刺激中國,從而對雙邊關係的改善形成障礙。所以,在記者會上安倍並未採用可能被視為是刺激中國的措辭。在記者會上被問及有關“中國既不自由也不開放,會否與中國發生衝突”這一頗具挑釁意味的問題時,特朗普的答覆居然是“我與習近平主席的關係很好,我很喜歡習近平。”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說的,就此打住。

  顯而易見,今後日本需要認真考慮的是如何在安全領域緩和與中國之間的矛盾。事情很清楚,如此明顯地拉幫結派針對中國,不要說東盟國家,就是印度和澳大利亞也很難按照日本的節奏起舞。

  接下去,安倍該如何收場,也夠他煞費苦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