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社論 】 【打 印
社評:法國社會為何動蕩不已

http://www.CRNTT.com   2018-12-06 00:02:52  


  中評社北京12月6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2018年12月1日,法國的“黃馬甲”抗議集會遊行示威活動升級,10萬法國民眾走上街頭,抗議法國政府的政策。法國警察出動,逮捕421人。法國內政部長表示,政府有可能考慮在法國巴黎實施緊急狀態,確保國家公共秩序穩定和公眾的安全。人們不禁要問,法國為何爆發如此大規模的集會遊行示威活動呢?

  這次大規模集會遊行示威的導火索是法國政府決定提高燃油稅的價格。作為市場經濟國家,政府根據國際油價變化情況提高燃油稅的價格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可是,這次情況和以往完全不同。根據法國統計局調查統計數據,法國家庭收入在減少,移民人數在增加,社會治安越來越不穩定。法國市民試圖借助於燃油稅價格調整發洩對政府的不滿。而法國總統在處理這一事件的過程中不斷地使用武力,派出越來越多的警察走上巴黎街頭,從而導致法國市民認為自己的正當利益沒有得到切實有效的保護。

  法國總統上任以來,強調歐洲一體化的重要性,試圖在歐洲實現財政一體化、軍事一體化。可是,由於對國內存在的問題缺乏有效關注,以至於法國總統支持率不斷下滑。法國民意調查機構調查統計,法國總統支持率不到30%,部分調查機構統計的結果支持法國總統的只有20%左右。法國總統必須高度重視普通選民的政治訴求,切實解決他們所面臨的經濟問題。然而,這位法國總統似乎把自己所有政治賭注都放在歐洲一體化方面,不斷地強調加快歐洲一體化步伐重要性,希望建立統一的財政稅收體制,希望建立統一的歐洲軍隊,以代替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解決歐洲國家防務問題。

  法國總統的“國際主義”政治主張,讓越來越多法國選民感到不滿。他們認為法國必須首先解決自己的問題,包括經濟增長乏力、非洲移民不斷增加、社會治安惡化和通貨膨脹問題。可是,法國總統熱衷於出國訪問,馬不停蹄地訪問其他國家,絲毫沒有考慮到本國人民的利益訴求,也沒有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解決選民關心的問題。

  法國總統心高氣盛,競選期間提出了歐洲一體化政治口號。上任之後,他不僅多次會晤德國總理,希望法國和德國在歐洲一體化的進程中加快步伐,而且在建立歐洲統一的軍事防務部隊方面不斷游說歐洲聯盟各國領導人。然而,德國總理已經意識到,如果在歐洲一體化問題上作出錯誤的決策,那麼,有可能會導致歐洲聯盟徹底的分崩離析。英國公民投票結果已經說明,如果不能解決共同面臨的問題,那麼,加快一體化步伐,必然會導致一些國家退出歐洲聯盟,這對於歐洲一體化進程十分不利。德國一些官員公開表示,希望法國讓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讓歐洲聯盟代替法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這實際上是對法國施加壓力,希望法國總統在歐洲一體化問題上降低聲調,不要讓德國以及其他歐洲聯盟國家感到難堪。

  法國作為歐洲一體化的發動機,之所以主張擴大歐洲聯盟,並且加快財政稅收和軍事防務一體化的進程,就是因為法國認為作為一個“相對大國”,要想在國際社會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必須促使歐洲國家團結起來,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以歐洲國家代言人的身份在國際社會發出自己的聲音,才能擴大法國的影響。法國總統上任以來,採取實際行動加快歐洲一體化步伐,法國總統的所作所為有利於提高法國在歐洲地區的影響力。但是,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法國總統無論是在解決移民問題上還是在解決國內經濟發展和社會治安問題上都無所作為。這位法國總統更像是歐洲先生,不像是稱職的法國總統。對於法國國內存在的難民問題,法國總統沒有找到任何有效解決方案,而是強調所謂的人道主義和國際主義應對反對黨政治領袖批評。現在法國主要城市已經變成了“難民營”,即使在法國首都巴黎的街頭,也能看到來自敘利亞和北部非洲地區難民的帳篷。

  法國總統並非不了解法國社會治安狀況,但是,這位總統似乎束手無策。許多到法國巴黎旅遊的遊客,都有不愉快的經歷。一些外國遊客甚至在巴黎街頭被持刀搶劫。還有一些外國遊客財產在法國被盜竊。最典型的案例是,一些法國犯罪分子和難民串通一氣,假借提供交通服務的名義,把外國遊客行李運送到機場,在外國遊客辦理登記手續間隙,把外國遊客行李洗劫一空。這種赤裸裸的犯罪行為,法國政府居然無能為力。

  法國是資本主義國家,周期性的經濟危機,讓法國陷入困境。如果建立歐洲防務部隊,或者實現財政稅收一體化,那麼,法國在應對經濟危機方面將無計可施。法國總統必須意識到,當今世界是由國家構成,每個國家必須保留足夠的主權,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克服國內的經濟危機,才能解決社會管理問題。如果歐洲國家將自己的金融貨幣和財政稅收政策交給歐洲聯盟,一旦出現經濟下滑的現象,政府將會束手無策。法國總統天真地以為,只要實現歐洲一體化,就可以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個方面應對危機。殊不知,如果歐洲聯盟國家各懷心思,在處理危機方面不能達成一致意見,那麼,歐洲一體化步伐越快,危機造成的後果也就越嚴重。

  法國總統是左派政黨推舉的政治人物,而左派主張充分發揮政府的作用,通過集體行使政府權力,確保國家利益得到切實有效的維護。然而,法國總統的集體主義和法國公民的自由主義形成鮮明的反差。法國在經濟上實行新自由主義,可是,法國政府對國有企業寄予厚望,在資源配置的過程中,希望充分發揮國有企業的影響力,促進法國經濟的發展。可是,周期性的集會遊行示威罷工和越來越多的福利讓法國國有企業不堪重負。現在法國國有企業因為背負著沉重的社會保障負擔已經很難參與國際競爭,部分法國國有企業甚至依靠政府的巨額財政補貼維持生計。如果這種現象持續下去,那麼,法國很可能會陷入進退維谷兩難境地:如果繼續擴大國有企業的影響力,那麼,法國政府財政赤字將會越來越大;如果減少國有企業,那麼,有可能會爆發更大規模集會遊行抗議示威活動。

  法國的問題既是資本主義的問題,同時又不是資本主義的問題。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階段一定會出現經濟危機。法國也不能幸免。法國經濟的特殊性就在於,法國政府試圖實行國家資本主義,更好地發揮“資本主義的作用”,由政府直接配置資源,以解決社會資源配置中存在的問題。可是,法國總統紙上談兵,根本不了解國家資本主義的危害性。當國家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後,一定會影響到資本家的利益,資本家一定會通過各種方式反對政府。更重要的是,如果在推行國家資本主義的過程中,沒有考慮到勞動者的利益,沒有考慮到普通家庭的收入狀況,那麼,國家資本主義的發展必然會引發社會矛盾,最終變成推翻政府的強大社會力量。

  法國總統出國訪問期間,法國國內出現大規模的集會遊行示威活動,這種現象不是第一次出現。法國總統必須考慮如何優先解決國內的社會經濟發展問題,而不是四處游說,試圖借助於外交活動提高法國的國際影響力。法國在歐洲一體化過程中已經付出了太多,法國總統必須知道,欲速則不達,如果不顧實際情況,單方面推動歐洲一體化,試圖建立統一的財政稅收和軍事防務機制,那麼,法國最終必然會背上沉重的包袱,法國民眾很可能會採用更加激烈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怒。

  歷史的悲劇就在於,阻礙歐洲一體化的可能是歐洲國家自己。當英國宣布退出歐洲聯盟的時候,歐洲聯盟成員一片嘩然。英國民眾之所以投票決定退出歐洲聯盟,恰恰是因為歐洲聯盟承擔了太多的責任。為了確保歐洲聯盟實現既定的目標,歐洲聯盟成員不得不付出更大的代價。英國的普通民眾不願意繼續付出更多的代價,因此,他們投票決定退出歐洲聯盟。同樣道理,如果歐洲聯盟組建的機構越來越多,而歐洲聯盟成員的權利越來越少,需要承擔的義務越來越多,那麼,歐洲一體化有可能會走上它的反面,歐洲聯盟有可能會四分五裂。

  法國總統當前的首要任務是,盡快解決國內經濟發展中存在的問題,通過降低失業率,抑制通貨膨脹,與其他國家合作共同開辟第三方市場,使法國經濟步入正軌。如果法國總統繼續奉行“國際主義”的政治理念,企圖在自己的任期內加快歐洲一體化部署,那麼,最終很可能會導致馬克龍成為法國歷史上最不受歡迎的總統。法國總統經常扮演與法國的國家實力不相稱角色,不過,這種情況很可能會發生改變,當越來越多的歐洲聯盟成員對法國總統提出的一體化建議不感興趣的時候,當法國國內的集會遊行示威活動不斷升級的時候,法國總統的政治生命也就要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