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社論 】 【打 印
社評:委內瑞拉總統能否控制局勢

http://www.CRNTT.com   2019-04-03 00:14:19  


  中評社北京4月3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委內瑞拉總審計長3月28日表示,將禁止自行宣布就任委內瑞拉“臨時總統”國家議會議長擔任公職,禁止有效期限為15年。

  總審計長的理由是,2019年2月11日調查這位議長的財產,發現財產申報信息不準確,出國90次可是資金使用來源不明確。按照審計工作條例,總審計署決定剝奪其國家公職人員權力,禁止其擔任任何公職。

  這位已經被剝奪政治權力的委內瑞拉政治人物公開表示,將繼續上街遊行,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明確表示,對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的禁令是荒謬的。

  俄羅斯已經派出軍事人員進入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人們擔心會爆發第二次古巴導彈危機。上個世紀60年代,美國領導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在歐洲地區不斷地向蘇聯施加壓力,蘇聯決定向古巴運送陸基導彈,以便震懾美國。

  美國總統採取一系列強制措施,迫使蘇聯從古巴撤出導彈,而美國在歐洲地區減輕對蘇聯的壓力。現在美國領導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在波羅的海以及東歐地區國家不斷地向俄羅斯施加壓力,俄羅斯西北地區局勢空前緊張。雖然俄羅斯總統和俄羅斯國防部對外表示,俄羅斯不擔心自己的邊界受到威脅,但是,俄羅斯軍事部署讓外界意識到,俄羅斯已經考慮到最壞的情況。

  委內瑞拉政治局勢發生變化之後,俄羅斯總統在第一時間公開支持委內瑞拉總統,並且決定派出武裝人員進入委內瑞拉首都,所有這一切都充分說明,俄羅斯希望如法炮製,在拉丁美洲和美國抗衡。如果俄羅斯強化對委內瑞拉的支持,委內瑞拉政府繼續存在,那麼,俄羅斯在拉丁美洲國家就有了重要的戰略支點,美國在中東地區和歐洲地區對俄羅斯採取軍事行動,就必須考慮俄羅斯有可能會在美國的後院發起進攻。

  雖然到目前為止,俄羅斯仍然沒有向委內瑞拉提供戰略性武器,但是,由於俄羅斯的戰略轟炸機已經開始戰備巡邏,隨時都可能降落在委內瑞拉的機場,因此,俄羅斯向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派出軍事人員,被看作是採取軍事行動的前奏,如果委內瑞拉的局勢繼續惡化,俄羅斯有可能會採用空降方式,直接將自己的戰略導彈部隊部署到委內瑞拉的機場,到那個時候,如果美國敢於從巴西或者哥倫比亞方向直接向委內瑞拉發起進攻,俄羅斯的空軍將會以摧枯拉朽之勢,徹底打擊來犯之敵。

  很多人感到奇怪,既然已經得到委內瑞拉武裝部隊的支持,委內瑞拉總統為什麼沒有對“臨時總統”採取行動,而是讓這位委內瑞拉政治人物不斷地組織大規模集會遊行示威活動並且到美國訪問,讓美國的情報官員面授機宜呢?

  現在看來,委內瑞拉總統仍然投鼠忌器,擔心對“臨時總統”採取行動之後,美國會加大對委內瑞拉懲罰的力度,甚至有可能會出兵推翻委內瑞拉政府。

  委內瑞拉國內的局勢極不穩定。反對委內瑞拉政府的群眾越來越多。委內瑞拉國內的經濟似乎已經徹底崩潰,如果美國發動戰爭,那麼,委內瑞拉總統除了流亡海外之外,恐怕沒有其他更好的出路。雖然委內瑞拉軍隊宣誓效忠總統,但是,面對強大的民意基礎,特別是面對糟糕的經濟形勢,委內瑞拉高級軍官一定會審時度勢,作出支持“臨時總統”的決定。美國情報官員已經開始在委內瑞拉的軍隊展開行動,不排除一些委內瑞拉軍官口頭上支持委內瑞拉總統,但是,出於個人利益考慮已經背叛委內瑞拉政府。如果委內瑞拉總統採取激烈行動,那麼,委內瑞拉軍隊有可能集體嘩變,到那個時候,委內瑞拉總統有可能會失去人身自由。

  不過,俄羅斯軍人的出現讓委內瑞拉總統重新評估了自己的軍事實力。如果莫斯科能夠幫助穩定委內瑞拉的軍隊,並且控制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機場,俄羅斯的戰略轟炸機隨時進入委內瑞拉,那麼,美國就不敢輕舉妄動。如果美國軍隊不敢採取行動,那麼,委內瑞拉國內的反對勢力就不敢採取更加激烈的行動,委內瑞拉軍隊就可以保持穩定。

  可以這樣說,俄羅斯總統派出軍人到委內瑞拉是一個象徵性的舉動,但是,這一舉動向委內瑞拉乃至整個拉丁美洲國家釋放出清晰的信號,那就是俄羅斯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會支持委內瑞拉政府。

  “臨時總統”被限制人身自由,理由是涉嫌腐敗。這幾乎是所有國家政治鬥爭常用的手段。如果委內瑞拉“臨時總統”作為公職人員沒有及時申報自己的財產,或者申報的財產不準確,那麼,根據委內瑞拉審計工作條例,必須承擔刑事責任。限制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的人身自由,毫無疑問會削弱其影響力,如果委內瑞拉總審計署作出的決定得不到執行,或者委內瑞拉總統優柔寡斷,在關鍵時刻不敢限制“臨時總統”的人身自由,那麼,委內瑞拉政治局勢令人堪憂。

  “擒賊擒王”,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委內瑞拉政府為了穩定國內的政治局勢,必須對“臨時總統”採取行動。雖然委內瑞拉政府和軍隊已經逮捕在集會遊行示威活動中破壞公私財物的犯罪分子,削弱了“臨時總統”的政治力量,但是,如果“臨時總統”仍然四處活動,甚至到周邊國家尋求支持,能夠繼續與美國保持密切的聯繫,那麼,委內瑞拉的政治局勢將會持續動蕩,委內瑞拉總統有可能會失去自己手中權力。

  政治的鐘擺效應在拉丁美洲國家表現得尤為明顯。當年委內瑞拉實行資本主義,吸引大量外資勘探開採委內瑞拉的石油資源,委內瑞拉成為拉丁美洲乃至整個世界石油儲藏量最多的國家。然而,豐富的石油資源給委內瑞拉帶來的財富曇花一現,資本主義國家企業利用委內瑞拉金融制度中存在的漏洞,將所有石油收入匯往國外,委內瑞拉貧富差距不斷擴大。下級軍官查韋斯利用委內瑞拉普通民眾憤怒情緒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民選政府,宣布擔任委內瑞拉總統,讓廣大農村地區居民翻身得解放,並且通過修改憲法將自己變成委內瑞拉事實上的“終身總統”。然而,命運多蹇,查韋斯因為癌症很快死去,他的繼任者繼續推行玻利瓦爾社會主義革命,在委內瑞拉廣大鄉村地區和中小城鎮推廣自治運動,希望以這種方式讓人民當家作主。然而,正是這種絕對的社區自治革命,讓委內瑞拉失去了生產效率,同時也失去了經濟發展活力,委內瑞拉經濟徹底崩潰。

  社區自治是最原始純樸的社會主義制度。其基本含義是,人民直接當家作主。人民選擇自己的村長,選擇自己的市長,選擇自己的州長,選擇自己的總統。由於人民掌握著全部的直接權利,因此,在選舉的過程中,首先考慮自己利益和社區的利益。如果經濟活動損害或者他們認為損害自身的利益,他們就會反對任何經濟活動。

  中國鐵路建設企業幫助委內瑞拉修建高速鐵路,可是,中國企業很快發現,由於實行社區自治,中國鐵路建設企業修建每一段高速鐵路的路基,都必須和當地的村民或者村長進行談判,一方面雇用當地沒有任何經驗的村民,解決他們的收入來源問題,另一方面還必須向當地村民和村莊支付必要的費用,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鐵路路基不斷向前延伸。

  中國鐵路建設企業修建上百公里高速鐵路路基之後,終於發現高速鐵路對於委內瑞拉城市和鄉村沒有絲毫的商業意義,這是因為委內瑞拉經濟的一蹶不振,居民生活水平很低,根本沒有能力乘坐高速列車。雖然委內瑞拉政府擁有豐富的石油寶藏,承諾支付修建高速鐵路的費用,但是,如果高速鐵路建設周期越來越長,而高速鐵路運營需要得到沿途村莊長老或者村長的允許,那麼,高速鐵路根本無法開通運營。正因為如此,投入巨額資金之後中國鐵路建設企業不得不放棄高速鐵路計劃。

  委內瑞拉中央政府面對經濟危機採取的貨幣政策令人瞠目結舌。委內瑞拉政府試圖借助於通貨膨脹政策解決經濟問題,讓那些掌握一定資源的企業或者個人變相繳納“通貨膨脹稅”,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由於通貨膨脹迅猛出現,那些掌握資源的企業和個人拒絕銷售產品,通貨膨脹讓普通勞動者幾乎一無所有。

  委內瑞拉反對黨之所以能發起大規模集會遊行示威活動,就是因為越來越多委內瑞拉公民變成了貧困居民,他們雖然擁有貨幣,但是,委內瑞拉貨幣毫無價值。委內瑞拉政府意識到通貨膨脹政策給中下層居民所帶來的痛苦,對貨幣政策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試圖讓委內瑞拉貨幣與美元和人民幣掛鈎。但是大錯已經鑄成,由於委內瑞拉經濟崩潰,國際信用蕩然無存,除了中國向委內瑞拉繼續提供援助之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以及其他國際金融機構已經不再願意向委內瑞拉提供大規模的經濟援助。

  委內瑞拉政府要想控制國內的局勢,一方面必須迫使“臨時總統”放棄對抗,通過談判解決國內的問題,另一方面必須在國際社會支持下恢復經濟。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俄羅斯上百名軍官到達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可能給委內瑞拉總統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勇氣,讓委內瑞拉的執法部門對“臨時總統”採取行動。但是,如果不能在短期內恢復委內瑞拉的石油產量,不能提供足夠的日用消費品滿足委內瑞拉普通居民的需要,那麼,委內瑞拉還會爆發大規模的集會遊行示威活動。到那個時候,誰也無法保證美國的情報人員不會滲透其中,從事大規模破壞活動。如果造成人道主義災難,美國以及拉丁美洲國家可能會借口避免發生大規模人道主義災難強行進入委內瑞拉,委內瑞拉政府很可能會被孤立。委內瑞拉總統應當展現出自己的雄才大略,一方面對“臨時總統”依法採取措施,另一方面制定可行的計劃盡快恢復經濟建設,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場舉世罕見的政治危機早日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