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社論 】 【打 印
社評:特朗普幕後最大的支持者浮出水面

http://www.CRNTT.com   2019-04-04 00:01:12  


  中評社北京4月4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2019年3月2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美國白宮會見以色列總理,簽署宣言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以色列總理感激涕零,發表講話時明確表示美國歷屆總統對以色列友好,可是“以色列從來沒有比你更好的朋友”。

  然而,這項決定在中東地區掀起軒然大波,巴勒斯坦抵抗組織已經發起大規模抗議活動,巴勒斯坦的武裝組織已經開始對以色列發動襲擊,中東局勢驟然緊張。

  人們不禁要問,美國總統為什麼要在這樣的時刻宣布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的主權呢?這是因為美國選舉進入關鍵時刻,美國總統必須向自己幕後最大的支持者表明自己的政治決心,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下屆總統選舉中贏得勝利。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商人出身特朗普“意外”獲得勝利。美國當時的總統奧巴馬感到困惑,對外聲稱這是因為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大意失荊州。而希拉里.克林頓則感到萬分沮喪,將責任歸咎於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與俄羅斯相互勾結讓俄羅斯幫助特朗普獲得選舉勝利。

  美國民主黨政治領袖把矛頭對准俄羅斯,認為俄羅斯在美國總統選舉中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美國民主黨競選總部確定目標之後,美國幾乎所有新聞媒體都開足馬力,瘋狂挖掘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政府關係,美國國會民主黨領袖迫使美國司法部部長任命獨立檢察官,調查美國總統在選舉期間與俄羅斯官方的關係。美國獨立檢察官花費數千萬美元得出的結論是,美國總統美國特朗普與俄羅斯沒有關係。特朗普鬆一口氣。

  然而,面對美國民主黨強大的競爭壓力,特朗普不得不故伎重施,充分依靠自己的女婿,與美國猶太人社團保持密切的聯繫,並且爭取到美國猶太人的全力支持,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競選連任成功。

  當初為了報答美國猶太社團在美國總統選舉中給自己提供的支持,特朗普到以色列訪問不僅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而且決定把美國大使館遷移到耶路撒冷。美國總統的決定雖然是象徵性的,但決定嚴重違反了聯合國通過的有關決議,損害了巴勒斯坦以及阿拉伯國家的利益。正因為如此,美國與阿拉伯國家的關係降到冰點,巴勒斯坦拒絕美國繼續擔任調解者的角色,美國在巴勒斯坦問題上失去了發言的機會。

  可是,中東地區阿拉伯國家並非鐵板一塊,沙特阿拉伯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不僅對美國宣布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沒有提出強烈抗議,反而繼續強化與美國的戰略合作關係。因為沙特阿拉伯知道,如果離開了美國的支持,沙特阿拉伯在中東地區長期存在是不可能的。美國利用中東阿拉伯國家之間的矛盾,強化與以色列的關係,並且迫使沙特阿拉伯等阿拉伯國家改善以色列的關係,從而使以色列在中東地區扮演重要的角色。

  對以色列來說,擁有特朗普這樣的忠實的朋友,簡直是千載難逢的機遇。以色列總理充分意識到,美國總統特朗普這樣做完全是出於政治目的,是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因為決定美國政治前途的是猶太人,如果能把猶太人爭取到自己的身邊,那麼,在美國選舉中就會無往而不勝。

  正是由於特朗普的女兒女婿鼎力支持,猶太社團全力以赴,並且動員美國軍隊的高級將領公開支持特朗普,才使得緋聞纏身的特朗普在美國總統選舉中脫穎而出。入主白宮之後,特朗普投桃報李,在處理中東問題上偏袒以色列。此次公開宣布以色列占領的敘利亞戈蘭高地為以色列的領土,既沒有明確的國際法依據,同時也不會得到國際社會廣泛認可,美國總統這樣做完全是一種政治姿態,目的是要向猶太人表示,只要繼續擔任美國總統,美國就會不遺餘力支持以色列在中東地區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面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的宣言,以色列總理真誠感謝。可是,這位以色列政治家充分意識到,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美國總統之所以作出如此重大的決定,顯然是出於國內政治鬥爭的需要。而以色列有可能會付出更加慘重的代價。

  敘利亞內戰期間,以色列保持克制,始終沒有介入敘利亞衝突。以色列這樣做是希望坐山觀虎鬥,在敘利亞內戰中實現利益的最大化。

  可是俄羅斯軍隊進入敘利亞之後,敘利亞局勢發生巨大變化,敘利亞政府軍購橫掃敘利亞反政府武裝。雖然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反政府武裝以及土耳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裝盤踞在敘利亞的北部地區,但是,敘利亞80%(或者90%)以上領土已經被收複,敘利亞政府軍牢牢地控制敘利亞的局勢。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伊朗和敘利亞結成戰略同盟,強化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那麼,以色列將會面臨伊朗的兩面夾擊。

  正因為如此,以色列冒著危險,不斷地襲擊敘利亞境內的伊朗軍事據點。雖然以色列的空軍發動襲擊的時候,通過間接方式向俄羅斯發出警告,盡可能地避開俄羅斯軍事基地,但是,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由於俄羅斯和伊朗在敘利亞境內與敘利亞政府軍並肩作戰,因此,以色列的空襲難免會傷及俄羅斯。以色列在敘利亞境內的軍事行動所承擔的政治風險和軍事風險不言而喻。

  以色列建國之後中東地區阿拉伯國家向以色列發動戰爭,以色列沒有坐以待斃,而是充分利用自己的民族凝聚力,在戰爭中變被動為主動。敘利亞戈蘭高地是中東地區一塊水資源豐富的高原,站在戈蘭高地上,可以俯瞰以色列居民點。敘利亞以及其他阿拉伯國家充分意識到戈蘭高地的重要性,在中東戰爭中,敘利亞政府軍利用戈蘭高地不斷向以色列的居民點發動炮擊。為了消除隱患,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期間,以色列採取突然襲擊方式,武裝占領了戈蘭高地。雖然敘利亞多次發動戰爭,試圖奪回戈蘭高地。但是,以色列在付出沉重代價之後,仍然牢牢地控制這一地區。由於大量以色列士兵在戈蘭高地戰爭中失去生命,因此以色列政府軍將戈蘭高地俯視的低谷稱之為“眼淚穀”。花費慘重的代價奪取得土地,以色列當然不會歸還。儘管聯合國通過一系列決議,要求以色列歸還占領的戈蘭高地,可是,以色列在美國的支持下置若罔聞。聯合國安理會討論有關敘利亞戈蘭高地問題每次都遭到美國駐聯合國代表的否決,聯合國安理會在戈蘭高地問題上根本無法作出任何決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宣言,宣布戈蘭高地為以色列的領土,換取以色列猶太人全力支持競選連任。這筆交易對於美國總統來說非常划算,可是,對於以色列來說只有象徵意義。國際社會始終不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雖然以色列已經長期占領該地區。如果敘利亞內戰結束,那麼,敘利亞政府軍經過戰爭錘煉之後,一定會對戈蘭高地發起衝擊,到那個時候,以色列為了保衛戈蘭高地將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很多人對美國國內政治格局缺乏深入了解,他們不知道在美國國內人口稀少的猶太人和他們的社團掌握著美國的政權。這不是因為猶太人出面競選美國聯邦政府的重要職務,也不是因為猶太人當選美國國會議員比例較大,而是因為猶太人在美國社會文化領域具有絕對的影響力,他們可以通過間接的方式牢牢地控制美國的政治機器,從而使美國歷屆總統不得不支持猶太複國主義,全力支持以色列在中東地區實行的各項政策。美國總統奧巴馬試圖改變美國國內全力支持以色列的政策,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美國國會居然繞開美國總統,直接邀請以色列總理到美國國會發表演講。這在美國政治歷史上前所未有,它一方面說明猶太人在美國社會影響力,另一方面也說明如果美國總統試圖改變中東地區政策,不再支持猶太人,那麼,在美國政壇就會被徹底孤立。

  特朗普競選美國總統,曾經被認為是美國政壇上的笑話。可是現在看來,特朗普早已得到美國猶太人的支持。特朗普女兒與猶太人結婚之後,皈依猶太教,特朗普借助於女婿的影響力,與美國猶太社團秘密取得聯繫,並且在美國猶太人支持下當選美國總統。美國獨立檢察官調查報告雖然證明,俄羅斯沒有影響美國的大選,猶太人是否影響美國總統選舉了呢?如果對美國的政治內幕有所了解,對美國總統特朗普所作所為進行分析,人們不難發現問題的答案已經非常明顯。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大量猶太人離開歐洲進入美國,他們在美國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以及文學藝術界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可是,美國實行保守主義外交政策,對於漂洋過海到美國的猶太人並不感冒。許多猶太知識分子到達美國之後,在大學擔任教授的薪水比當地教授低很多,猶太人並沒有受到尊重和平等對待。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猶太人在政治軍事社會文化等各個領域空前活躍,他們利用自己的聰明才智,為美國制定了一系列重要的政策,幫助美國贏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絕對勝利。猶太人製造的原子彈,結束了美國在遠東地區殘酷的登陸作戰。日本長崎和廣島遭受原子彈打擊之後,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而製造這一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美國猶太人科學家在美國國內受到前所未有的吹捧。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猶太人已經牢牢地控制美國的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已經在美國商業領域占據至高無上的地位。美國猶太人把宗教集會變成政治上的聯絡,把宗教共同體變成利益共同體,在美國國內發揮其他民族無可替代的作用。雖然美國國內一些右翼勢力試圖挑戰猶太社團,削弱或者摧毀他們在美國政壇上的影響力,但是他們很快意識到沒有任何力量能動搖美國猶太人在美國政治上的地位。無論是來自歐洲的右翼勢力還是美國本土的右翼勢力,都只能在美國猶太社團影響下尋求自己的政治發展空間。

  特朗普應該感謝自己的女兒給自己帶來猶太人女婿,而特朗普女婿應該感謝這位說話算數的美國總統。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女婿回到以色列後一定會受到英雄般地對待,而特朗普為以色列所做的一切,都將獲得豐厚的政治回報。如果美國猶太社團宣布支持特朗普競選連任,那麼,不管是美國紐約市前市長,還是美國國會所謂社會主義參議員,要想在美國選舉中贏得勝利將會非常困難。現在美國民主黨前副總統躍躍欲試,希望在美國總統選舉中和特朗普一決雌雄。不過,如果美國民主黨前副總統不改變自己的政治立場,主動向猶太社團表達敬意,那麼,美國猶太社團一定會通過各種方式,讓這位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灰頭土臉。美國民主黨政治領袖希拉里•克林頓曾經被看作是美國總統不二人選,可是,由於忽視了美國猶太社團,因此,在選舉中敗給了美國商人出身的特朗普。現在特朗普為了表明對猶太人的忠誠,冒天下之大不韙,將敘利亞戈蘭高地“送給”以色列,美國猶太社團一定會全力以赴,幫助這位美國總統競選連任。

  美國政治詭譎之處就在於,在看似鬆散的移民社會,有一個強大的幕後操縱者,這就是美國的猶太社團。如果得罪了猶太社團,試圖將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國有化,讓美國聯邦政府掌握貨幣發行權,那麼,有可能會遭到暗殺。反過來,如果得到了美國猶太社團大力支持,那麼,即使在制定對外政策方面出現一系列嚴重失誤,仍然能尋求連任。猶太人才是美國政治的核心,很遺憾的是,美國華盛頓許多政客花費畢生的精力,也沒有看到這一點。特朗普對以色列的大力支持,揭開了美國政壇上的內幕,但是,誰又能改變美國的政治格局,挑戰美國的猶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