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社論 】 【打 印
社評:列伊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 美難達效果

http://www.CRNTT.com   2019-04-10 00:04:33  


  中評社北京4月10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2019年4月8日美國正式宣布將伊朗革命衛隊列入外國恐怖組織名單,美國將採取必要的手段破壞伊朗革命衛隊的組織和活動,制裁與伊朗革命衛隊有經濟往來的任何個人或者組織。

  作為回應伊朗國家最高安全委員會2019年4月8日晚間宣布,伊朗將美國中央司令部以及駐扎在西亞地區的軍隊定義為恐怖組織。這就意味著伊朗可以對美國駐扎在西亞地區的軍隊發起攻擊,理由是打擊恐怖組織。

  這是美國與伊朗爆發戰爭的前兆,同時也是中東地區引發世界大戰的導火索。自從上個世紀70年代末期伊朗伊斯蘭革命成功伊朗建立政教合一政治體制以來,美國一直對伊朗實施制裁,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制裁措施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雖然伊朗經濟發展受到嚴重制約,伊朗航空以及電子工業發展受到巨大影響,但是,伊朗依靠自己豐富的石油資源,仍然維持著國家的運轉。不僅如此,伊朗依靠自力更生,不斷地發展導彈技術。伊朗生產的短程導彈,已經能夠摧毀中東地區的任何軍事目標。如果美國敢於對伊朗的重要設施包括伊朗的油田和軍事基地實施打擊,那麼,伊朗很可能會將自己的導彈發射到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基地,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盟友也將受到嚴重損害。正因為如此,美國雖然要求以色列、沙特阿拉伯領導的海灣合作組織加強對伊朗的制裁,但是,美國不敢發動戰爭,因為美國知道如果對伊朗發動戰爭必然會引起世界大戰。

  美國和伊朗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美國推翻薩達姆•侯賽因政權之後,伊拉克什葉派穆斯林掌權,並且很快與伊朗建立密切聯繫。新仇舊恨加在一起,美國政府迫不及待地希望顛覆伊朗政權。可是,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伊朗在中東地區的勢力非但沒有被削弱反而不斷地加強。伊朗不僅在敘利亞地區空前活躍,而且在黎巴嫩、也門、伊拉克影響力日益上升。可以這樣說,美國雖然依靠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牢牢地釘住伊朗,可是,由於以色列國土面積狹小,戰略縱深十分有限,而沙特阿拉伯雖然擁有豐富的石油儲備,但是,沙特阿拉伯政局不穩,財政已經出現赤字,因此,依靠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根本無法阻止伊朗軍事實力增長,當然更無法遏制伊朗在中東地區軍事擴張。

  美國之所以把伊朗革命衛隊定義為恐怖組織,是因為伊朗革命衛隊除了在維護伊朗政教合一政權方面發揮至關重要作用之外,伊朗革命衛隊不斷地“輸出革命”,與敘利亞政府軍以及黎巴嫩真主黨有著密切的聯繫。雖然美國支持沙特阿拉伯對也門反政府武裝大打出手,但是,沙特阿拉伯領導的多國部隊在也門南部地區的軍事行動除了造成大規模人道主義災難之外,根本沒有能力消滅也門反政府武裝。聯合國介入讓也門的局勢發生變化,也門反政府武裝組織可能會通過談判進入也門政府通過內部鬥爭獲取更多利益。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布局可以說是一敗塗地。

  俄羅斯介入敘利亞內戰讓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布局出現了多米諾骨牌效應。美國試圖在敘利亞發動代理人戰爭,讓敘利亞反政府武裝和庫爾德人推翻敘利亞政權。但萬萬沒有想到是,俄羅斯軍隊在很短時間內扭轉了敘利亞的局勢,敘利亞政府軍牢牢地控制敘利亞70%以上的國土。如果美國向後退縮,那麼,伊朗有可能乘虛而入。雖然以色列按照美國的指示加大對敘利亞境內伊朗革命衛隊軍事據點打擊力度,但是,以色列政府意識到,摧毀戰略據點是容易的,但是,要想從根本上消滅革命衛隊是不可能的。正因為如此,美國政府親自出馬,將伊朗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試圖切斷伊朗革命衛隊和革命衛隊高級官員與國際社會的聯繫,削弱革命衛隊的軍事實力。不過,美國這樣做除了發洩自己的憤怒之外,不可能有其他效果。

  首先,伊朗革命衛隊效忠於說伊朗最高領袖,具有很強的戰鬥力,在波斯灣地區沒有任何國家的武裝力量可以和伊朗革命衛隊長期抗衡。美國雖然直接武裝伊拉克薩達姆•侯賽因政權,並且要求薩達姆•侯賽因發動對伊朗的戰爭,但是戰爭的結果是兩敗俱傷,伊拉克並沒有取得勝利。薩達姆•侯賽因之所以侵略科威特,就是因為薩達姆•侯賽因認為自己受到欺騙,中東地區其他國家應當對伊拉克給予必要的補償。

  以色列多次對伊朗革命衛隊進行武裝滲透,試圖摧毀伊朗革命衛隊,但是到目前為止,伊朗革命衛隊仍然效忠於伊朗最高領袖,很少發生軍官武裝叛亂的情形。更主要的是,伊朗革命衛隊在伊朗的軍事體制和經濟安全體制中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伊朗革命衛隊的軍官都有很好的待遇,他們沒有理由背叛自己的信仰,反對伊朗最高領袖。美國針對伊朗革命衛隊的各種措施根本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

  其次,美國與伊朗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矛盾。美國的終極目的是顛覆伊朗政教合一的政權。伊朗最高領袖為了鞏固伊朗的政權,一定會和美國抗爭到底。美國針對伊朗的各項政策,已經遭到歐洲聯盟國家的反對,歐洲聯盟正在採取措施建立獨特的結算機制,以便繞開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和封鎖。如果伊朗繼續與俄羅斯、中國和歐洲聯盟發展經貿關係,那麼,伊朗的經濟雖然會遇到困難,但是,伊朗政權不可能被推翻。現在伊朗國內通貨膨脹嚴重,一些青年不滿政府的統治,但是,伊朗是一個宗教國家,共同的宗教信仰使得伊朗具有空前的凝聚力。如果伊朗最高領袖發出命令,那麼,伊朗青年一定會走上戰場與美國拼命。美國如果不修改對伊朗的戰略決策,緩和與伊朗的關係,那麼,美國有可能會在中東地區遭受伊朗革命衛隊的打擊。

  第三,美國的中東戰略出現嚴重失誤。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女婿是猶太人,這位美國白宮高級顧問根據猶太社團最高指示,要求美國總統不斷強化與以色列的關係,支持以色列維護國家利益。特朗普不僅宣布將美國駐以色列的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而且承認以色列對敘利亞的戈蘭高地擁有主權。美國總統特朗普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以色列死心塌地地跟隨美國,美國的猶太人支持美國總統競選連任。以色列政府充分意識到,美國總統試圖利用以色列控制中東地區的局勢,因而決定利用美國不斷壓縮伊朗在中東地區的生存空間。美國宣布伊朗革命衛隊為外國恐怖組織,以色列可以借助於打擊恐怖組織的名義對革命衛隊發起攻擊。不過,由於以色列不敢公然發動全面戰爭,而美國也不願意在中東地區發動全面戰爭,因此,美國將伊朗革命衛隊宣布為恐怖組織除了強化伊朗內部的凝聚力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的效果。

  美國與伊朗的“口頭戰爭”何時轉化為全面戰爭人們不得而知,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美國這樣做得不償失,將一個國家的正規軍宣布成為恐怖組織,這在世界上絕無僅有。由於伊朗國家最高安全委員會已經將美國中央司令部及其駐守在西亞地區的軍隊視為恐怖組織,因此,伊朗革命衛隊是否會對波斯灣地區的美國軍隊發動突然襲擊人們不得而知。美國政府的政策將會使中東地區的局勢將會更加緊張,美國在中東地區的軍事存在將會變得更加危險。如果伊朗革命衛隊對外聲稱打擊恐怖組織,突然對美國在西亞地區軍事基地發動攻擊,那麼,美國要想在短時間內調動大量的部隊投入到對伊朗的戰爭中將會變得非常困難。伊朗作為波斯灣地區的重要國家,以逸待勞,可以用非常小的成本打擊美國的軍事目標。

  現在伊朗已經調整了自己的軍事工業發展計劃,通過生產大量的短程導彈,嚴密封鎖波斯灣。如果美國軍艦進入波斯灣地區,那麼,伊朗革命衛隊隨時都可能發動攻擊,到那個時候雖然美國可以得到以色列的幫助,但是,面對數以百計的導彈襲擊,美國有可能會遭受重大損失。美國駐扎在西亞地區的軍事基地必須加強戒備,因為一旦伊朗最高領袖發出命令,那麼,伊朗革命衛隊有可能會對美國發動“聖戰”,到那個時候,即使美國想要摧毀伊朗政權,也將付出慘重的代價。

  冷戰結束之後美國應當在全世界推行和解政策,一方面與俄羅斯改善關係,另一方面通過談判解決中東地區的歷史遺留問題。可是,美國為了鞏固自己的霸權地位,非但沒有收斂自己的鋒芒,反而利用自己的軍事實力在世界各地橫衝直撞。美國的所作所為除了讓美國四面樹敵遭受更多襲擊之外,不可能有其他的後果。歷史將會警告美國的決策者,如果試圖以武力解決問題,那麼,最終必然會被武裝力量消滅。

  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競選連任成功已經走得太遠。美國國內的猶太人希望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自己的任期內出台更多支持以色列的政策,但是,美國中東政策不會讓以色列安全,當然也不會讓美國在中東地區的利益得到切實有效的保護。雖然美國總統已經發表聲明,不遠的將來會提出中東地區和平計劃。可是,由於美國在中東地區信譽喪失殆盡,美國要想繼續在巴勒斯坦問題上扮演調解者的角色將會非常困難。美國違反聯合國憲章所確立的基本原則,加速國家的衰落,美國在反對恐怖主義方面採取的雙重標準,有可能讓美國成為恐怖組織和恐怖分子襲擊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