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社論 】 【打 印
社評:中國維護國際貿易秩序的必要之舉

http://www.CRNTT.com   2019-06-04 00:11:33  


  中評社北京6月4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5月31日下午表示,中國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對不遵守市場規則、背離契約精神、出於非商業目的對中國企業實施封鎖或者斷供,嚴重損害中國企業正當權益的外國企業、組織或個人,將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這是中國對外貿易主管部門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貿易法、反壟斷法和國家安全法,為維護公平的貿易秩序而採取的重要措施。

  2018年美國政府宣布對中國出口美國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公然向中國發動貿易戰爭。中國為了維護國家利益和中國企業的合法利益,決定向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美國政府變本加厲,不僅要求加拿大政府扣押中國華為公司高級管理人員,而且指責中國強制技術轉讓、侵犯美國知識產權。

  令人發指的是,美國國會通過的國防授權法案以及美國政府動用的國際緊急狀態法,公然將中國華為公司等中國企業以及中國一些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列為制裁對象,禁止美國的企業與中國相關企業開展業務合作,禁止相關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科研人員到美國從事學術交流活動。美國的所作所為嚴重違反了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損害了中國國家利益和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美國一些企業不斷加碼,強化對中國企業的封鎖和制裁。一些企業提出各種理由中斷與中國企業的合同,還有一些企業在與中國合作關鍵的時期突然變卦導致中國企業遭受重大損失。如果中國政府對此聽之任之,那麼,中國企業利益將會遭受更大損害。正因為如此,中國商務部確定依照對外貿易法決定採取措施維護公平貿易秩序,將一些極端不可靠的企業或者個人列入清單,禁止他們進入中國市場,損害中國企業的利益。

  誠實信用原則是美國一貫倡導並且自我標榜的一項重要原則。誠實信用原則作為商業活動中的基本原則,被封為“帝王條款”。誠實信用原則的核心價值就在於,強調一諾千金,在合同簽訂和履行的過程中,必須信守諾言。誠實信用原則在商業交易中表現為“外觀主義”,一旦簽訂合同,除非雙方協商變更,否則,必須履行合同中規定的義務。誠實信用原則在國際貿易中的表現就是必須嚴格依照合同辦事,排除一切干擾,維護貿易夥伴的正當利益。如果一些企業借口國內的法律發生變化,或者借口美國政策發生改變,拒絕與中國簽訂合同或者拒絕履行已經簽訂的合同,給中國企業造成重大損失,那麼,這些企業就是在利用美國國內政治環境損害中國企業的合法利益。這樣的企業不可能成為可靠的合作夥伴。

  中國商務部公布有關企業名單,不僅有利於採取預防措施,切實保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警告那些翻雲覆雨的外國企業,不要利用美國政府的政策,或者借口美國政策變化而違反合同,不講信用,損害中國企業的正當利益。

  無論是美國統一商法典還是中國合同法,對於合同簽訂以及合同履行都做出非常明確的規定。如果合同簽訂之後,一個國家法律或者政策發生變化,那麼,應當具體情況具體分析。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的規定,除非合同違反國家法律或者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否則,不能認定合同無效。美國各個州的法律以及美國的統一商法典對於合同的履行更是制定了非常具體的行為規範,如果簽訂合同之後,借口美國政治形勢或者美國政策發生變化,以此來違反合同的約定損害中國企業的利益,那麼,就是把中美兩國貿易關係政治化,就是打著政治的幌子拒絕履行自己的義務。

  美國一些企業唯美國政府馬首是瞻,他們把極端的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帶到商業活動中,與中國企業交往過程中不斷加碼,直接或者變相損害中國企業的利益。譬如,將本來屬於中國的物品轉移到美國,再譬如,借口美國政府干預,拒絕履行已經簽訂的合同。所有這些行為都充分說明,美國國內出現了嚴重的麥卡錫主義,出現了極端的種族主義,出現了民粹主義和極端的民族主義。

  中國政府堅決反對美國對中國發動的貿易戰爭,堅決反對美國企業出於政治目的,拒絕履行與中國簽訂的合同或者拒不與中國企業簽訂合同。對那些隨意撕毀合同的美國企業和個人,中國政府當然不會置之不理。此次中國商務部只是將不可靠美國企業和個人納入清單,相信中國國家出入境管理機構一定會將那些翻雲覆雨、嚴重損害中國國家利益的外國公民納入禁止入境名單。

  中國願意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框架內,與所有外國企業開展正常的合作。中國希望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與美國企業開展技術合作,在協商一致基礎之上轉讓知識產權。美國高通公司等一些芯片製造企業,每年從中國市場上獲得高達上百億美元的專利許可費,中國企業嚴格依照合同辦事,向美國芯片製造企業支付專利使用,這是中國切實履行中美兩國企業合同義務的表現,也是中國對外開放的具體體現。美國芯片製造企業從中國獲得的收入占總收入的30%以上,美國一些汽車製造企業在美國本土汽車銷售虧損的情況下,從中國獲取40%以上的銷售利潤。所有這些都充分說明,如果離開中國市場,美國企業將會遭受巨大損失,美國消費者利益將會遭受嚴重損害。

  美國政府不顧中美兩國貿易的互利性,悍然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爭,從而使中美兩國貿易關係不確定性增加。如果美國一些企業借助於美國聯邦政府對中國實施的貿易政策,動輒中斷對中國的零部件供應,或者借口知識產權保護不力拒絕向中國轉讓有關技術,從而使中國企業與美國企業簽訂的合同無法履行,中國企業損失慘重,中國企業可以主動向中國商務部提交有關企業名單,讓中國商務部將這些企業納入到不可靠企業名單之中,提醒中國所有企業不要與列入黑名單的美國企業開展業務活動,阻止這些企業在中國市場開展商業活動。

  中國商務部做法有明確法律依據。不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還是中國的對外貿易法,都賦予了中國商務主管部門為了維護國家利益和中國企業合法權益而採取措施的行政權力。那些被納入黑名單的外國企業,面對中國這個世界上最龐大的消費市場將無可奈何。那些在與中國企業合作過程中動輒撕毀合同,撤出自己專家,借口美國對中國實施制裁,不擇手段損害中國企業利益的美國企業,將會因為被列入黑名單而無法在中國國內開展業務。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幾乎對所有主要貿易夥伴發動貿易戰爭。這位美國總統試圖利用自己所謂的談判藝術爭取美國利益最大化。美國總統的“交易藝術”概括起來就是“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對一些國家實施極端制裁措施,以發動貿易戰爭的方式迫使其他國家屈膝投降。如果其他國家不願意乖乖就範,不願意和美國簽訂喪權辱國的條約,美國政府就會不斷加碼,利用自己的技術優勢和軍事優勢形成威懾力量,迫使相關國家不得不簽訂城下之盟。

  中國政府不懼怕美國對中國施加壓力。對美國發動的貿易戰爭中國沉著應對,一方面按照對等的原則對美國出口中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另一方面敞開談判大門,隨時準備與美國談判解決問題。

  中國寧願雙方沒有協議,也不願意簽訂損害中國國家利益和中國企業合法利益的協議。中美兩國談判已經陷入僵局。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美國國會出台國防授權法案,美國政府動用國際緊急狀態法,宣布對中國華為公司以及中國一些著名企業和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實施制裁,禁止這些企業和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與美國開展合作。聯想到美國動用外國代理人法,將中國人民日報、新華社等新聞媒體列為外國代理人,美國實際上已經掀起了聲勢浩大的反華浪潮。現在美國一些高等院校開始驅逐華裔科學家,還有一些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向中國的學者關上大門。美國一些企業更是過分,在履行與中國企業簽訂合同的過程中,尋找種種借口,嚴重損害中國企業的合同利益。

  美國聯邦快遞公司將中國華為公司東京分支機構送往中國境內的郵件轉移到美國國內就是一個非常極端的例子,雖然美國聯邦快遞公司宣稱這是業務員的工作失誤,但是,美國聯邦快遞公司大費周章,耗費大量的資金將中國華為公司在日本分支機構的郵件轉移到美國國內顯然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它說明美國聯邦快遞公司和美國其他一些機構正在把自己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通過拒絕履行合同的方式表達出來。如果中國政府不依法對這些企業不進行仔細的審查,按照中國商務部規定的標準,對那些不遵守市場規則、違背契約自由原則,嚴重損害中國企業正當利益的外國企業組織或者個人採取制裁措施,將會給全球的產業鏈、供應鏈安全帶來威脅,對全球經濟造成負面的衝擊。中國商務部制裁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美國企業,對於反對多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維護國際經貿規則和多邊貿易體制,維護中國的國家安全、社會公共利益和企業的合法權益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