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社論 】 【打 印
社評:美國在東南亞地區無事生非

http://www.CRNTT.com   2019-08-07 00:04:52  


東盟官網圖片
  中評社北京8月7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8月1日在出席東盟發布會的時候,就瀾滄江湄公河問題大放厥詞。這位美國國務卿挑撥離間,聲稱中國在瀾滄江修建大壩,威脅下游湄公河沿岸國家。

  其實,早在2017年,泰國、老撾、柬埔寨、越南組建的湄公河委員會就已經公開發表文章,明確表示中國的水利設施不會對下游湄公河沿岸國家構成威脅,湄公河沿岸乾旱不是因為中國在上游修建大壩水電站造成的,而是由於極端氣候所造成的。

  美國國務卿之所以在東南亞地區挑起事端,無非是想改變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係。現在中國已經是東盟的第一貿易夥伴,而東盟已經成為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係快速發展。中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區協定升級換代,中國與東盟國家經貿合作日益密切,東盟國家對加強與中國的合作充滿期待。中國與東盟國家全方位合作,不僅有文化傳統,而且更主要的是,有現實的緊迫感。

  首先,中國與東南亞許多國家都是擺脫殖民地統治建立的獨立民族國家,中國與東盟國家有共同的歷史遭遇,同時也有相同的發展目標,因此,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的合作是建立在歷史文化傳統之上的,同時也是建立在目標一致基礎之上的。

  上個世紀90年代,美國華爾街對衝基金進入東南亞國家的金融市場,依靠強大的資本力量,將東南亞金融市場衝擊得七零八落。東南亞許多國家經濟倒退20年。當時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公開譴責華爾街對衝基金的管理人,認為他們是東南亞金融危機的罪魁禍首。美國當時的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不以為然,認為東南亞國家經濟問題是自己造成的,對衝基金只不過是乘虛而入,達到自己的經濟目的而已。

  這種帶有血腥的資本掠奪,給東南亞許多國家人民腦海深處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們認為如果過分相信美國所倡導的自由資本主義,建立自由的市場經濟體系,那麼,最終只能會重新回到過去,成為西方國家的殖民地。因此,他們痛定思痛,對來自西方國家的資本保持警惕。絕大多數東南亞國家希望加強與中國的合作,借助於中國的資金技術和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加快本國基礎設施建設的步伐,為本國經濟的復甦和發展創造良好的條件。

  近些年來,東南亞國家與中國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合作取得巨大成就,中國不僅幫助印度尼西亞修建雅佳達到萬隆的高速鐵路,而且幫助泰國、老撾修建跨國鐵路,中國在東南亞地區基礎設施建設與美國在東南亞地區的資源掠奪形成鮮明的對比。

  中國與絕大多數東南亞國家都是發展中國家,都面臨發展問題。中國選擇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道路,在很短的時間內解決貧困問題,實現全面小康。老撾國家主席多次到中國訪問,學習中國解決貧困問題的經驗,並且實地考察中國湖南地區擺脫貧困的做法,尋找老撾實現經濟快速發展的出路。中國與東南亞國家發展目標相同,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可以相互借鑒,取長補短,實現共同發展。

  中國與東盟國家關係是建立相似遭遇基礎之上,是建立在共同發展的美好願望之上的。美國國務卿試圖挑撥離間,損害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係,到頭來必然會自取其辱。

  其次,中國加強與東盟國家合作的同時,不斷強化與東盟國家軍事安全合作,美國有可能會在東南亞國家被邊緣化。過去東南亞國家普遍認為,在經濟上必須高度依賴中國,搭上中國經濟發展的快車,但是,在軍事安全領域必須充分依靠美國,利用美國強大的軍事實力,確保東南亞地區戰略平衡。

  然而,美國軍艦在東南亞地區橫衝直撞以及美國在中國南海地區的軍事演習,讓東南亞國家越來越感受到,如果“大象之間打架”,那麼,最終有可能會導致“草地遭殃”,因此,東南亞一些國家的領導人反思,如果繼續依靠美國提供軍事安全保護,那麼,最終有可能會引狼入室,從根本上損害東南亞國家的切身利益。正因為如此,他們正悄悄地調整自己的國家戰略,一方面繼續加強與中國的經濟合作,另一方面通過各種方式和途徑強化與中國的安全合作,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減少分歧,也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出現軍事磨擦。

  東南亞國家一些領導人已經意識到,只有樹立“亞洲國家的事務應當由亞洲國家來解決”的普遍共識,才能確保東南亞地區國家的利益不受損害。

  美國雖然在東南亞國家有自己的軍事基地,但是一些東南亞國家已經意識到,要想從根本上維護國家安全,必須營造良好的和平環境,加強與中國的軍事安全合作,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消除不安定因素,才能避免在東南亞地區爆發大規模的戰爭。

  第三,東南亞國家已經意識到,美國衰落是一個不可逆的大趨勢,美國在遏制中國發展方面無所不用其極。美國為了維護自己的霸權地位,保護本國的市場,甚至不惜對自己的戰略盟友痛下殺手,對歐洲聯盟和加拿大出口美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美國的單邊主義和極端庸俗的實用主義,已經讓美國昔日的戰略盟友遭受巨大的損失。如果東南亞國家繼續和美國站在一起,那麼,最終有可能會損害自身的利益。

  越南等一些新興的市場經濟國家認為,只要放棄自己所選擇的發展道路,按照美國所指引的發展道路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才能獲得美國的青睞。只有按照美國所指引的方向前進,美國才會張開懷抱,無條件歡迎東南亞國家。

  現在看來,這是典型一廂情願。美國當然希望東南亞國家按照自己的意圖進行改革,但是,如果東南亞國家在改革的過程中遇到困難或者最終選擇美國的政治體制,那麼,美國未必會對東南亞國家網開一面。

  越南對美國出口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威脅美國的就業,美國總統毫不猶豫地對越南出口美國的產品增加徵收懲罰性關稅。這從一個側面說明,美國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無所不用其極。如果東南亞國家對美國抱有幻想,試圖通過強化與美國的政治合作來換取美國的支持,那麼,最終很可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如今包括越南在內的許多東盟國家已經意識到,解決東南亞國家的問題必須依靠東南亞國家自己。東盟已經宣布建立自由貿易區協定,進一步深化東盟國家內部的合作。中國與東盟國家的全方位合作,給東盟國家帶來了商機。現在泰國等東南亞國家的水果可以零關稅進入中國,東南亞國家向中國出口農產品的數量和種類越來越多。只要東盟國家意識到,加強與中國經濟合作有利而無害,積極參與地區分工,那麼,就能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第四,東盟國家都面臨經濟轉型的困境,依靠出口拉動經濟增長的發展模式必須改變。過去東盟國家只要改善與美國的關係,就可以利用美國市場實現經濟的快速發展。現在由於美國經濟衰落,美國市場急劇萎縮,東盟國家依靠出口美國拉動經濟增長的發展戰略已經很難達到預期的效果。正因為如此,越來越多的東盟國家意識到,只有強化與中國的合作,才能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現在越南、泰國、老撾、柬埔寨採取一系列措施吸引中國投資,泰國、柬埔寨和老撾設立了中國工業園區,希望中國企業能在當地投資並且形成集聚效應。所有這些都充分說明,東南亞國家已經意識到,依靠美國提供安全保護是靠不住的,依靠美國市場促進經濟發展同樣面臨危險。只有與強大的中國開展全方位的合作,才能實現經濟的可持續增長。東南亞國家不會受到美國的影響,改善甚至惡化與中國的關係。

  中國的現代化戰略有兩種思路:一種思路是上個世紀中國國家領導人提出的,應當逐漸地疏遠貧窮落後的發展中國家,積極改善與美國的關係,因為所有與美國關係良好的國家“都發了財”。還有一種思路則認為,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必須時刻與發展中國家站在一起,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得到發展中國家的大力支持。如果中國離開了發展中國家,選擇與美國結盟的發展道路,最終必然會自取其辱。歷史上幾乎所有匍匐在美國腳下的國家最終都被美國拋棄,美國對這些國家棄之如敝履。中國作為一個世界大國,必須選擇正確的發展道路,堅定地維護發展中國家的利益,永遠與發展中國家站在一起,按照聯合國憲章所確立的基本原則,妥善處理與所有國家的關係。

  筆者的觀點是,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忘記發展中國家的“窮兄弟”。中國應當意識到,發展中國家所面臨的困難,同時也是發展中國家的重要機遇。是要加快基礎設施建設步伐,調整經濟結構,提高勞動力的素質,發展中國家一定會實現經濟快速發展,發展中國家的市場潛力無限。中國在處理髮展中國家關係問題上,必須把救急救窮區分開來,救急不救窮。及時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經濟援助,也必須充分考慮到經濟援助所產生的效益。如果中國對發展中國家的援助進入少數國家領導人及其家族成員的口袋,那麼,這樣的援助只會加劇社會矛盾損害中國的國家形象。

  近些年來,中國加大對東盟國家的投資,一些國家已經獲得了數百億美元的援助。雖然其中的大部分援助都是無息貸款或者低息貸款,但是,如果不考慮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及政治影響,那麼,中國的投資非但不能強化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係,反而有可能會使中國受到兩面夾擊,東盟國家反對黨一定會利用中國的投資進行政治炒作,認為中國支持東盟國家腐敗政府。如果中國在東盟的投資得不到應有的效益,那麼,中國在東盟國家的形象就會受到嚴重損害。中國必須堅持按照市場規律辦事,不斷加強與東盟國家的合作。中國必須通過增加透明度,消除東盟國家人民的誤解。中國必須強調投資的商業屬性,避免投資給東南亞國家帶來沉重的債務負擔,給中國企業帶來不應有的風險。

  中國在湄公河上游修建攔河大壩損害湄公河下游國家利益的說法完全是無中生有,美國國務卿的發言完全是對中國的造謠中傷。中國外交部長已經在東盟國家會議上全面闡述中國的立場。中國願意在平等互利基礎之上,進一步深化與東盟國家的合作。中國願意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之上,妥善解決與美國的戰略分歧。不過現在看來,美國不甘心中國在東盟地區的影響力日益增加,也不甘心美國在東盟國家被逐漸的邊緣化。美國不斷地變換姿態,在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製造事端,試圖以此來惡化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關係。

  東盟少數國家出於自身利益的需要,願意配合美國的演出。如果美國不是真心實意地為東盟國家的發展提供幫助,不是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消除地區緊張局勢,而是不斷地尋釁滋事,挑起軍備競賽,那麼,美國在東盟國家的影響力一定會迅速下降。

  美國總統奧巴馬匆忙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試圖對中國實施“聯合抵制”。美國總統特朗普決定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之後,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國迅速組建沒有美國的全面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該協定的核心宗旨就在於加強區域性合作,遏制中國的發展。越南之所以成為創始成員,不是因為越南是資本主義國家,而是因為其他國家試圖利用全面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改變越南的國家政治體制。事實上,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已經初步達到自己的目的。不過,要想在東南亞國家複制越南的經驗,在東盟地區國家搞顔色革命,那麼,最終必然會碰得頭破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