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社論 】 【打 印
社評:期待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貿易秩序

http://www.CRNTT.com   2019-10-02 00:22:08  


  中評社北京10月2日電(評論員 喬新生)誕生於1947年的世界貿易組織是維護國際貿易秩序的重要多邊機構。然而,世界貿易組織的兩大職能機構都處於癱瘓狀態。

  世界貿易組織的政策評議機制,是世界貿易組織確保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制定的各項貿易政策不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重要機制,然而,由於美國從中作梗,世界貿易組織的政策機制很難對美國利用國內法破壞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行為作出反應。美國利用國內的法律對其他國家徵收懲罰性關稅,已經嚴重破壞了世界貿易秩序,然而,世界貿易組織的政策評議機制卻無法發揮作用,改變美國利用國內法律損害其他國家合法利益的行為。

  世界貿易組織的糾紛裁決機構,是世界貿易組織的核心機構,世界貿易組織的裁決機構包括仲裁機構和上訴機構,由於美國拒絕討論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構專家的遴選議題,結果導致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構難以正常運轉。2019年12月10日,在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構任職的美國人托馬斯•格雷厄姆就要離任,可是,到目前為止,美國仍然沒有提出合適的人選。世界貿易組織的上訴機構通常由7名上訴成員,目前只有3名成員在崗位上,由於托馬斯•格雷厄姆任期屆滿,因此,世界貿易組織的上訴機構根本無法審理案件。美國試圖通過拖延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構專家遴選,達到癱瘓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構的目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成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超級強國。為了促進國際貿易的發展,美國組織世界主要國家簽署關貿總協定,並且組建了關貿總協定的執行機構。然而,由於關貿總協定的執行機構是一個臨時性組織,其中有許多問題沒有作出明確的規定,這就使得關貿總協定難以有效地發揮作用。

  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經濟逐漸地脫實向虛,越來越多的國家向美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消費市場出口商品,美國國內市場遭受衝擊。為了保護美國國內市場,美國國會制定了一系列對外貿易的法律規定,這些法律規定嚴重違反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為美國單邊主義的貿易政策打下了基礎。

  上世紀90年代,美國乾脆提出讓關貿總協定成為歷史,取而代之的是世界貿易組織。雖然世界貿易組織繼承關貿總協定的規則,但是,世界貿易組織的著力點在於強化金融服務貿易和知識產權貿易保護。世界貿易組織成立之後,世界貿易組織發起的多輪談判最終都無果而終。這一方面是因為發展中國家希望借助於世界貿易組織談判,保護他們的切身利益,實現農產品和工業制成品的公平交易,而發達國家則希望借助於世界貿易組織談判,強化對金融服務貿易和知識產權貿易的保護,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的矛盾在談判中不可調和,世界貿易組織發起的多輪談判無法達成協議。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美國認為世界貿易組織所確立的基本原則,已經無法確保美國在國際貿易的霸權地位,因此,美國希望癱瘓國際貿易組織,通過自由貿易區協定或者雙邊協議維護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與加拿大、墨西哥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區協定,並且加入太平洋周邊國家簽訂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之後,認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損害美國的利益,因此,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亞、越南等國家簽署了全面進步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美國試圖利用地區性的自由貿易區協定或者雙邊談判強化美國的利益,對世界貿易組織越來越缺乏興趣。美國新聞媒體多次報道,美國總統曾經詢問自己的顧問,美國能否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如果美國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對美國來說無疑是重大損失。

  不過,美國退出世界貿易組織,何嘗不是世界貿易組織重生的機會呢?由於美國在世界貿易組織強調美國自身的利益,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損害世界貿易組織所確立的各種規則,因此,美國退出世界貿易組織有可能會使世界貿易組織的其他成員振作精神,充分發揮世界貿易組織的作用,建立公平的世界貿易秩序。

  早在多年前筆者就曾經指出,世界貿易組織名義上的規則公平,掩蓋了事實上的不公平。世界貿易組織所確立的基本原則,在現實生活中很難有效地發揮作用。雙邊貿易協議和地區性的自由貿易區協定,有可能會逐漸瓦解甚至取代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已經夕陽西下。

  中國進入本世紀之後,付出巨大代價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並且承諾對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全面開放。正如人們所看到的那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中國面臨的挑戰和機遇並存。世界貿易組織成員對中國的反傾銷、反補貼訴訟有增無減。雖然中國企業據理力爭,借助於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維護自身的利益。可是從整體而言,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並沒有獲得應有的利益。到目前為止,歐盟、美國、日本等世界貿易組織主要成員仍然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中國曾經一度試圖借助於世界貿易組織的仲裁規則,要求相關國家和組織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世界貿易組織規則本身很難得到有效的遵守,世界貿易組織的仲裁規則和仲裁機構已經遭到破壞,如果中國寄希望於通過世界貿易組織的仲裁機構解決中國市場經濟的問題,那麼,最終有可能會緣木求魚。正因為如此,中國駐世界貿易組織代表已經撤回要求世界貿易組織裁決歐盟、美國、日本不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案件,中國將會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爭取應有的權利。

  如果美國宣布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對於世界貿易組織來說未必是災難。中國可以號召世界貿易組織其他成員共同研究世界貿易組織所面臨的挑戰,加快世界貿易組織改革的步伐。中國已經為世界貿易組織改革提供了路線圖和行動指南,中國認為世界貿易組織改革應當優先解決最迫切的問題,確保世界貿易組織正常運轉。中國作為世界貿易組織的維護者,願意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框架內,解決世界貿易爭端。不過,中國必須清醒地意識到,世界貿易組織作為維護發達市場經濟國家既得利益的國際機構,已經完全無法適應世界貿易發展的需要,因此,有必要進行脫胎換骨的改革。中國作為世界貿易組織的重要成員,願意和世界貿易組織其他成員一道,為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國際貿易秩序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