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政治觀察 】 【打 印
程建人語中評:美國際警察角色退色

http://www.CRNTT.com   2018-08-01 00:12:50  


程建人。(中評社 倪鴻祥攝)
  中評社台北8月1日電(記者 倪鴻祥)台灣前“外交部長”程建人近日接受中評社訪問時表示,二戰以來美國樹立的國際警察角色慢慢退色是事實。本來歐盟視美國“馬首是瞻”,特朗普上台後要“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讓歐盟各國不滿,也提出“Eu First”或各國優先,法國總統馬克宏甚至喊“世界First”,希望為集體的利益作考量。

  程建人表示,美國以領導的地位,夠把世界的秩序顛覆、攪和到這個程度,實在是始無前例,這種技術性的星星之火有時可以燎原,造成難已收拾的困擾,但中國能否取而代之還是問號,因為中國仍是“發展中的國家”、“發展中的經濟”,將來世界的經濟很可能更多元化、更多層次,是更多不同統合的情況。

  程建人,78歲,政治大學外交系畢業,英國劍橋大學國際法學碩士,輔仁大學名譽法學博士。曾任國民黨“立委”、“行政院新聞局長”、“行政院政務委員”、駐歐盟代表兼比利時代表、駐美代表、“外交部長”。

  程建人表示,美國於美東時間7月6日啟動對中國價值34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中國外交部6日下午也宣布對原產於美國的34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這其實不純粹是貿易戰,還牽涉到政治、軍事、世界的影響力,可以分戰略性與技術性兩方面看。

  他分析,戰略性就是美國不只在經貿上對中國施壓,也擴大到其他層次,像是軍事上派遣軍艦到南海、本來要讓中國參與環太平洋軍事演習卻變成不讓他們參加等一大堆零碎事情可看出來。

  他政治上,美國國會一再通過法案、決議案,提出友台等作法,官員談話更是露骨,講了很多不友好、有時近乎仇視的話,而且共和、民主兩黨都有這種趨勢,這基本上就是美國覺得受到威脅,權威受到挑戰,包括中國近年採取“一帶一路”或“中國製造2025”等各種作為,所以整體講,美國顯然把中國視為國際社會最大的對手,當然要防範。

  他說,19世紀末美國與西班牙戰爭後到20世紀初,美國明顯向外擴張,二戰後變世界惟一超強,政治軍事經濟等各方面都居於世界領導地位,或在背後主導國際組織,左右很多問題,當時只有蘇聯在某一段時期被美國認為是競爭對手,所以從圍堵政策到蘇聯瓦解,美國角色是空前的。

  他指出,中國在短短20、30年間快速發展,經濟、軍事變世界第二強,影響力擴及到東亞、拉丁美洲乃至非洲;1971年尼克森訪問中國時想拉中抗蘇聯,如今美國認為中國是最主要的競爭對手,只是現在的國際社會很複雜,有對抗、競爭,也有合作。

  他進一步分析,從技術性方面看,以2017年的狀況,美中的貿易逆差有3752億美元,其中中國出口到美國總金額達5056億美元,美國出口到中國總金額1304億美元,雙邊貿易逆差在2002年一下子跳到1千億美金,近年更是跳到3752億元的赤字,任何一個美國的執政者都不能忽視這個變化,一定會採取行動,尤其特朗普競選時的政見中就有主張。

  他向中評社表示,美中貿易戰還涉及智慧財產權、網路安全等其他議題,如果中國處理不好,不光是衝擊中美之間的關係,其實也會衝擊到中國內部。

  一般來看,美國的人口雖佔世界總人口的百分之四點多,但佔世界總財富的33%以上;軍費總合超過後面八個大國的軍費總合,所以美國有世界超強的實力;也有人估計,特朗普採取加稅340億後,又加500億、再加1千億這樣搞下去,中國的GDP損失可能會超0.5%甚至更高,可是中國對美採取等值加稅,對美影響可能是0.1%、0.2%。

  也有人認為,中國享受的順差事實上是美國的,因為美國在海外的大公司,經過中國生產再銷給美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蘋果(Apple)”。雖然中國現在正做內部調整,外部也有很多策畫、計劃,但如果與美國對抗發生任何衝擊,會比較吃虧、辛苦。

  程建人向中評社分析,歐洲國家對美國這次敵我不分,統統加稅的做法很不高興,所以G7出現變化,歐盟開始翻臉,也對美國加徵關稅,可是當中國向歐盟國家示好、希望合作對抗時,歐盟態度保留,因為除了貿易如智慧財產、關稅等問題對中國也有不滿外,還有政治、軍事等其他因素。每年一度的“中國與歐盟高峰會”,今年7月16日舉行,目前為止歐盟沒有要中歐聯手的意思,後續可以再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