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時代思潮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 
中評現場:北京學者縱論中國外交新形勢

http://www.CRNTT.com   2018-05-15 00:13:29  


5月10日下午,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舉行《國際形式和中國外交藍皮書(2018)》發布式,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戚振宏、常務副院長阮宗澤、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姜躍春、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吳晶晶、國際戰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晨曦出席、發言並與在場媒體、研究人員交流。 (中評社 李文一攝)
  中評社北京5月15日電(記者 郭至君 實習記者 李文一)5月10日下午,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舉行《國際形式和中國外交藍皮書(2018)》發布式,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戚振宏、常務副院長阮宗澤、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姜躍春、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吳晶晶、國際戰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晨曦出席、發言並與在場媒體、研究人員交流。
  
  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姜躍春所長針對近期的中美貿易摩擦談了三個觀點:

  一、任何形式的貿易戰最後受傷害的應該是貿易戰雙方+X。貿易戰最後的受害者不僅僅是參與貿易戰的雙方,現在涉及到更多的方面。現在整個國際經濟社會,經濟全球化是一個重要的背板,所有的國家都在這個背板之下進行生產和交易活動,在全球也形成了一個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基本成型的產業。而且多數產品不是某個國家獨立生產,而是多個國家合作生產。姜躍春指出,如果真正打起貿易戰的話,受傷害的顯而易見絕不是兩個當事方,而是整個產業鏈的所有參與者。所以任何形式的貿易戰的最後結果都是沒有贏家。

  二、關於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有明顯的兩面性。第一面:貿易失衡問題,這是中美爭端的表面,中美貿易的確有失衡的狀況,一個是世界上第一大經濟體,一個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國。兩者之間貿易量全球最大,順差和逆差出現的狀況是正常的,只不過中美之間失衡狀況相對的嚴重,當然這種嚴重的背後有比較複雜的因素,比如貿易統計的,也有中美商品結構間的差異因素。“如果說單純的解決中美貿易的失衡問題,在我看來不是很艱難,所以我認為有一定簡單性。”當然中美貿易之間還存在一定複雜性,姜躍春認為,中美之間不是單純的解決貿易摩擦的問題,關鍵是背後要解決一個單邊主義和多邊主義之間的較量,解決一個保守主義自由貿易之間的較量,可以想象中美之間衝突的複雜性,所以也可以想象,解決這個問題的艱難性。”
 
  三,中國如何應對,大家知道中國有兩“不”,第一“不”就是中國不想打貿易戰,第二個“不”是中國也不怕打貿易戰。姜躍春認為這兩“不”,完全反映了中國現在面對國際爭端的基本立場,這種立場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姜躍春從中國要解決問題的方式著眼,他指出最主要有兩條路可走,首先就是中國是多邊貿易體制的捍衛者,必須通過多邊來解決雙邊的問題,那就是說要通過WTO的爭端解決機制以及大家共同遵守的準則來解決雙邊的貿易,這是一條路徑。再有一個途徑,中美之間通過談判,來找到中間大家都能夠接受的一條路徑,這也是一個必要的選擇。姜躍春表示,相信中美兩家應該在未來的談判當中,會找到一個適合兩方、適合多方都能夠接受的路徑。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