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戰略透視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 
周波:保障亞太地區穩定 中美是關鍵

http://www.CRNTT.com   2018-06-12 00:28:26  


國防部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中評社圖片)
  中評社香港6月12日電(記者 臧涵 郭至君)中國國防部國際軍事合作辦公室安全合作中心主任周波日前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期間發言表示,要保障亞太地區相對穩定,大國間的良性互動最為關鍵。可以不誇張地說,只有中美關係相對穩定,亞太地區才會相對穩定。中國主張中美之間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既是著眼雙邊關係,也是顧及亞太乃至全球安全。

  亞太地區總體和平穩定

  周波認為,近年來,亞太地區總體和平穩定,經濟發展生機勃勃,成為世界經濟增長最快、最具潛力的地區,僅中國一家2017年就為世界經濟增長貢獻達到30%。但與此同時,領土爭端、海洋劃界等傳統安全問題揮之不去;朝核問題一度劍拔弩張,幾近失控;一些國家加大在亞太軍事部署,軍事同盟關係針對第三方愈發顯現;恐怖主義從中東回流嚴重;海盜、毒品和人口販賣問題猖獗;亞太地區仍然是自然災害最頻發的地區。

  周波表示,這些安全問題既有傳統安全,也有非傳統安全問題。在亞太,既有美國為主導的亞太軍事同盟體系,也有上海合作組織、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等以不結盟、奉行對外開放原則的組織;既有東盟為主導的東盟地區論壇、東盟防長擴大會系列對話機制,也有香格里拉對話、西太海軍論壇,香山論壇為代表的多邊、雙邊對話機制。

  即使是同一問題,周波指出,例如半島無核化,朝美各自解決的路徑也可能完全不同。朝鮮可能更多希望將無核化作為結果,但是美國將“全面的、可核查、不可逆轉的去核化”作為前提條件,雙方互信嚴重不足, 前景不容樂觀。同樣,雖然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贊成航行自由,但各國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這一概念的解讀不盡相同。中方堅持認為航行自由不能被片面地、故意曲解為損害沿岸國利益和安全的“軍事行動的自由”。

  顯然,周波認為,這些不同性質的問題不可能有統一的藥方。眾所周知,亞太地區沒有類似北約或歐洲歐安組織的統一安全架構。有些人曾提出東亞峰會作為地區安全架構的龍頭,這也是不現實的。如果朝核問題是本地區最突出的安全問題,顯然東亞峰會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平台。由於本地區的歷史傳統、社會制度、發展水平、信仰與價值觀不同,因此相互尊重、求同存異,互信互利,讓不同的文明展現自己的風采才是唯一的選擇,本地區安全架構也只可能是多層次、多元化和複合型的。

  周波表示,中國深知自身和平發展與亞太未來息息相關,倡導共同安全,綜合安全和合作安全,主張積極開展雙多邊安全對話合作,推動區域經濟合作與安全合作兩個輪子一起轉。主張任何國家都不能以他國的安全為代價謀求自己的絕對安全。小國不能被大國邊緣化,大國也不能被小國漁利。中國對現有的亞太安全架構的構想不是另起爐灶,不是推動重來,而是對現有機制的補充和完善,核心是合作而不是對立。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