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觀察與思考 】 【打 印
邱毅語中評:特朗普有意找普京當美中和事佬

http://www.CRNTT.com   2018-07-13 00:37:50  


台灣經濟研究院董事、前中國國民黨“立委”邱毅。(中評社 倪鴻祥攝)
  中評社台北7月13日電(記者 倪鴻祥)台灣經濟研究院董事、中國國民黨前“立委”邱毅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美中貿易戰升級,雙方都在找結盟,美國總 統特朗普訪問歐洲,預計會見俄羅斯總 統普京,代表美中貿易戰美國也有不小壓力,如果11月期中選舉共和黨選得不好,特朗普的“中俄門”就會被掀開來,所以一定會衡量得失,才會有意找普京當和事佬。

  邱毅表示,美國對中國啟動“301條款”,7月6日先對價值500億美元之中第一批的340億中國產品課徵25%關稅,中國隨後也對美國同價值農產品加稅;美國日前又針對500億之中第二批有關“中國製造2025”160億美元的相關商品啟動課徵25%關稅的相關程序,在廣徵美國公眾意見並召開公聽會後,預計8月30日後公布最終結果;7月10日宣布針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10%的從價稅。

  他指出,特朗普繼續加碼,中國也不得不回應,這樣打下去雙方受傷很大,對全球經濟也會受到衝擊,引發全球經貿危機,所以雙方都想找結盟,美國除了繼續打台灣牌、南海牌外,也想打美俄牌,想挖中國的牆角。

  他說,中國想找歐盟的領袖德國,跟日本的關係也有融冰的跡象,另外也可能打朝鮮牌。美朝之間的關係最近又出現變化,美要求朝鮮提無核化的具體措施與驗證,朝鮮要求發布終戰宣言,雙方意見分歧,所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日前訪朝鮮,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沒有會見,特朗普又懷疑是中國在搞鬼、阻止朝鮮推動無核化。

  他分析,中國當然希望貿易戰能適可而止,不要擴大,因為這對美中雙方都是不可承受的重,但以特朗普的性格,一定要中國屈服、退讓才會結束貿易戰,可是這不可能做到的。因為中國民族主義正在崛起,如果過度對美國讓步、屈服,後果不堪設想,所以目前的情況形成“博奕理論”中的“囚徒效應”,美中雙方進入僵局的態勢,這時就需要一個夠份量的和事佬,普京就是擔任和事佬的最佳人選。

  他表示,本來歐盟也是擔任和事佬的好人選,但因為特朗普已經和歐盟撕破臉了,連法國總 統馬克龍都和特朗普為敵,英國首相特雷莎·梅也和特朗普的關係搞僵了,而且英國內部還有“脫歐”的問題,所以基本上有資格、夠份量、有意願、也有能力擔任“魯仲連”化解美中貿易戰的人,就是普京。

  他指出,如果普京能擔任和事佬,解開美中當前的“囚徒”狀態,讓雙方就此收手,這對俄羅斯是有利的,因為俄羅斯本身的經濟也有許多問題,需要與中國加強經貿合作關係,如果中國的經濟受損,對俄羅斯是不利的。

  他告訴中評社,特朗普認為中國內部經濟狀況類似日本1991年資產泡沬的狀況,所以執意挑起美中貿易戰的真正目的,是想引發中國內部經濟問題。

  他說,美國當年對付日本不只用匯率,1985年的時候日本經濟情況非常好,揚言很快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當時美國總統雷根派出財長,在紐約廣場的飯店邀集美、英、德、法、日本共同開會,當時日本首相是中曾根康弘,與會財長是竹下登,會決定日本適度讓步,開放更多美國產品進口,縮小美日貿易逆差,同時讓日元升值10%,可是事後發展卻跳脫日本的預期。

  他向中評社說,當時日元升值不只10%,而是呈倍數升值,造成外界對日元升值的預期,大量熱錢湧入日本房地產與股市,造成股市狂飇與房地產價格暴漲,形成嚴重的資產泡沬,1991年日經指數到4萬多點,是日本所有股價的最高點,這時的日本首相已經是竹下登,被迫採取緊縮的貨幣政策,讓泡沬經濟破掉,但卻造成經濟垮台,從此一蹶不振,至今日無法擺脫泡沬經濟的陰影;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今年博鰲會議上就有提出善意警告,美國正用同樣方法對付中國。

  他分析,房地產與股票是銀行最重要的抵押品,一旦特朗普藉貿易戰引發中國的金融危機,接著就是經濟產業危機,再來是失業危機,然後演變成社會危機;特朗普又同時打擊“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所以向中興通訊、華為、中國移動下手,阻止中國解決問題的可能,所以特朗普先前開出的條件之一,就是要求停止“中國製造2025”的計劃,因為只要中國真的發生問題,中國威脅美國霸權的因素就會消失。

  邱毅向中評社分析,中國購買力評價雖然超美美國,但實體經濟實力、創新力、企業的硬實力與軟實力仍略遜美國,所以美中貿易戰不宜拖太久,但特朗普此時找上普京,代表美國內部也有壓力,如果11月期中選舉共和黨選得不好,特朗普的“中俄門”就會被掀開來,所以一定會衡量得失,才會有意找普京當和事佬,顯示,美中雙方都想找出口,普京或許可以找美中雙方找到下檯階。

  針對中美貿易戰的解決方案,邱毅建議,中國要化解美中經貿戰的最好方法,就是放寬美國產品進口,但人民幣匯率不動,只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時程稍微緩一緩,同時中國要落實智慧產權的相關規範;在美中雙方相互尊重的情況下,中國調降一些美國進口高關稅產品,明確約定5年內或10年內逐步縮小美中貿易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