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政經訪談 】 【打 印
徐輝香會答中評:台獨是麻煩制造者

http://www.CRNTT.com   2019-06-03 00:22:09  


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徐輝接受採訪(中評社 郭至君攝)
  中評社新加坡6月3日電(記者 郭至君 徐夢溪)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徐輝參加了剛剛結束的第18屆香格里拉對話會并在會議間歇期間就美國印太戰略,中美針對台灣的角力等問題回答了中評社記者的提問,并對國防部長魏鳳和在香會上演講的反響談了自己的感受。

  徐輝表示,美國在印太戰略報告中把中國作為一個修正主義者,實際上到底誰是修正主義者,這個應該實事求是,對不對?特朗普上台以後做的一系列退群的行為,甚至威脅要退出聯合國的行為,誰才是修正主義者呢?中國作為聯合國的創始國之一,應該說這麼多年來我們是最堅定的捍衛聯合國憲章的,特別是冷戰以後,那麼多違反聯合國的不使用武力原則而使用武力的行為,中國一個也沒有參與,對不對?而且聯合國憲章也明確規定不許干涉主權國家內政,中國都遵守了,所以中國是一個聯合國憲章遵守的模範國家,而不是個修正主義者。那麼即便中國在地區上建立了一些新機制,但這不等於修正。現在新時代的發展需要一些新的機構,而且這些新的機構又不是排他性的,比如說亞洲基礎設施開發銀行,這是符合了滿足了基礎設施建設的需要的,而且所有美國的盟友都積極的參與了,這怎麼叫我們是修正主義呢?而且所有從具體執行來看,現在也得到了非常好的評價,說他對世界銀行還有IMF以及亞洲開發銀行等一系列的機構起到一個很好的補充作用,我覺得這是一個合作共贏的舉措,是對聯合國一系列以往的機構慢慢地隨時代的發展的一個有益的補充,而不是修正主義。 

  對於台灣問題,徐輝覺得,按理說這種多邊平台不是談台灣問題的一個合適的場所,台灣問題嚴格來講是我們內戰的延續,是我們的內政,但是由於美國等外部勢力的干預和台獨勢力的叫囂,使它成為了影響地區安全的一個定時炸彈。所以在這裡我們闡明立場是很必要的,我認為台獨就是典型的本地區的和平的一個麻煩製造者,我也希望無論是美國還是哪個國家的支持台獨的人要認識到它的危險性,這個麻煩是自己吃不了兜著走的,千萬不要低估13億中國人,甚至海外華人對祖國統一的強烈的願望和決心,這是中華民族複興的一個重要標准。 

  對於魏鳳和部長的重要講話,徐輝認為體現了大國國防部長的風采且實事求是。“心里怎麼想,就跟大家怎麼說,語言可能不是那種國際關係理論上的語言,但是把普通大衆中國人民怎麼想的,就怎麼說了,至少理解中國文化和中國今天話語體系的人士應該對此感到很有說服力。當然了,我們不能指望一次演講讓全世界都是放心是吧?溝通今天是個開始,我覺得將來還需要繼續加強溝通。那麼這次中國政府派出強大的軍方和民間代表團到這里來,就像魏部長講的我們是來溝通交流,是來共同分享的,是為我們的共同的利益,為了地區的和平,世界的和平。那麼作為軍人,當然我們要把軍隊的地位作用要說清楚,把我們政策講清楚,我覺得這一點目的從我們來講是實現了。當然我說了,中國與世界的溝通任重而道遠,特別是在一種總體而言國際輿論環境對我不利的情況下,一方面中國努力地向世界展示善意和誠意,另一方面總有一種聲音來妖魔化,所以我們的阻力不是一般的大。 

  你們知道,這次會議前期,他們做了一個圖片牆,就是走過來那個Photo wall,全部是關於中國軍隊建設的,後來經過中國的反對撤了下去。在這樣一個國際會議的平台,唯獨把中國拎出來,這就有很大的誤導性。我相信這個平台搭建的目的是好的,是為了大家提供一個溝通交流的平台。但是在主題的設置,特別是在一些具體的做法上有一定的誤導。IISS作為一個世界級的智庫,不僅僅應該反映現實,還有影響世界,我希望它能夠考慮到更多國家的利益,能夠真正地理解所有的利益文化,搭建一個客觀公正的平台,這樣才有利於交流。 

  所謂中國的積極防禦,徐輝表示,魏部長用我們國家的前領導人毛澤東的話來解釋,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覺得它有四個要素來構成:第一個要素,威懾,攝制態度,設置一切侵略行為,包括控制行為。第二個要素就是要具備戰而勝之的能力,因為你沒有打贏的能力,像習主席強調的,能打仗打勝仗,沒有這個能力,那麼你威懾就是一句空話,同時你可能被視為軟弱,那麼一旦被視為軟弱,就可能遭到挑釁、侵略。結果是什麼?就是帶來地區的不平衡。所以真的要具備這個能力,才能真正實現積極防禦。第三個要素,就是要加強危機管理,在今天這個時代,特別在核時代,不僅和大國之間要搞好危機管理,和其他國家也要加強危機管理,因為危機管理是介於和平與戰爭之間的一個政策,它可以使我們免於戰爭的塗炭,同時能夠維持和平。第四個要素,很重要的,也是我們今天在奉行的,就是合作共贏。中國軍隊無論多麼強大,我們今天還沒有美國那麼強大,像美國那樣強大也不可能爭霸。中國軍隊要和平、合作、共贏,就是通過國際軍事合作的方式來維護我們的利益,同時維護我們在海外的利益,也維護大家的共同利益。 

  中國軍事力量的現代化到今天不是把這些現代的武器用來奪回那些有爭議的領土,而是用於維護和平,走向了護航,走向了衝突戰略,是去維和。而且習主席已經向全世界承諾,我們建立了8000人的維和待命部隊,我相信中國作為維和的一個後來者,將來一定成為維和領域的領軍隊伍。因為我們相信只有世界和平了,中國才能改變,另外我覺得在維護和平同時,我們繼續促進世界的發展,通過發展來促進和平。因為發展了以後,大家共同利益的蛋糕不少。隨著進一步發展,國家和國家之間的共同利益在擴大,人員的交往在增加,相互理解也在增加,實現習主席所說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這也是魏部長這次來向所有與會代表非常清晰地表達的了。 

  關於朝核問題,徐輝表示,中國從朝核危機最初發生以來一直到現在的政策是完全一貫的、連續的,就是一方面我們反對核擴散,因為我們是核不擴散條約的簽約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另一方面我們主張和平解決,具體的用中國的政策來講就是三步——不戰,不亂,不核,這個核說的是核武器,就要棄核。另一方面是雙軌,第一個就是雙暫停,美方和朝方一方面暫停核試驗,一方面暫停大規模的軍演。 第二就是不能只談棄核,要談和平,就說一方面啓動棄核的談判,另一方面要開啓半島和平機制建設的談判。半島現在屬於停產整治。我們很高興地看到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間的關係發生了一些變化,以往的美國政府都把朝鮮領導人視為敵人,甚至是一個獨裁者,迫害國內民衆,這是西方的一個意向。那麼特朗普和金正恩見面以後忽然成為了朋友,甚至他還說I like him。這種兩國領導人個人之間意向的變化對解決問題也是有好處的。我們希望這個趨勢能得以保持。但是美國政府內部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對於半島問題的解決構成一定的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