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評論月刊網絡版
您的位置:首頁 ->> 港澳論語 】 【打 印
楊勇:有必要將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講清楚

http://www.CRNTT.com   2018-07-15 00:19:42  


紫荊雜誌社社長、總編輯楊勇(中評社 蘭忠偉攝)
  中評社香港7月15日電(記者 蘭忠偉)紫荊雜誌社聯合中國法學會香港基本法澳門基本法研究會、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香港新活力青年智庫於7月14日在香港舉行第三屆“一國兩制”與香港基本法研討會。紫荊雜誌社社長、總編輯楊勇在歡迎辭中表示,今天是紫荊雜誌社和基本法研究會連續第三年在港舉辦“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討會。據公開資料顯示,去年“七一”以來,在香港召開的有關“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高端研討會,至少有7場之多,如果加上社會團體舉辦的研討,恐怕有數十場。“一國兩制”中央有權威論述,基本法人大亦有清晰條文,因此,為何還要經常性進行研討?從一個媒體人的角度觀察,有幾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實在是太重要了。重要到習近平主席要用“一個偉大創舉”來形容“一國兩制”,強調這是中國為國際社會解決類似問題提供的一個新思路新方案,是中華民族為世界和平與發展作出的新貢獻,凝結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中國智慧。而基本法是“一國兩制”的法律化,我記得國家第一官媒人民日報曾發文,講基本法是香港保持繁榮穩定的“定海神針”。“偉大創舉”、“定海神針”,這是何等重要。甚至有專家講,如果沒有“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就不會有香港的順利回歸,不會有特別行政區的設立和各項制度,不會有香港繁榮穩定的生動實踐。
 
  第二個原因,對於“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還存在不少模糊認識。這麼重要的事情,白紙黑字,怎麼還會有模糊認識?可能有人講,偉大的創舉也是新生事物,總會有不清晰的地方;完美的設計也要實踐,總會有新情況新問題。這些確實存在,但都容易解決。現在不好解決的,是梁愛詩主任曾經指出的,有些人總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一個裝睡的人最難叫醒,那就讓他接著睡吧。可一個裝糊塗的人,非要用糊塗的觀點把市民也搞糊塗。這就需要我們必須講清楚道理了。
 
  第三個原因,把“一國兩制”和基本法講清楚還真有些難度。我太太是一個環境專家,告訴我污染一個湖泊很容易,沒文化、沒有錢就可以做到,而治理一個湖泊就需要大量的投入、很高的技術,她讀博士時,曾在太湖邊上的農村住了兩年來研究治理。她講這個道理時,我總是聽得很認真,其實這個道理,她不講我也明白,誰都明白。污染容易治理難,反對派給市民輸送了錯誤觀點,我們要澄清能容易嗎?國際大投行的研究報告顯示,香港上班族平均每周工作時間超過50個小時,位居全球各大城市榜首,大家看新聞只有時間去看個標題;政府統計處資料顯示,香港每年有7萬多人成長到18歲,擁有了投票權。可反對派早在中學甚至小學就開始在校園“播獨”。所以,我們必須要講了,不僅要在論壇講,還要把論壇的聲音傳播出去;不僅梁主任、饒教授、王部長這樣的專家要講,我們每個媒體人、每個明白人都要講。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楊勇說,此次研討會,一是層次高、二是交流多、三是收獲大。他指出,前兩屆研討會上的觀點,不少被吸收為中央治港方針政策的重要內容。習主席“七一”講話和十九大報告中強調“要完善與基本法實施相配套的制度和機制”,就是饒戈平教授在研討會上論述過的觀點。楊勇說,第一次舉辦研討會時,只有基本法研究會和紫荊兩家主辦機構,去年中山大學和新活力青年智庫加入進來,今年胡寶星基本法基金等機構又加入。我們的參與面越來越大,我相信研討會也一定能越來越成功,對正確理解傳播‘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貢獻也會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