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ML格式】 【 】 【打 印】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中評深度專訪:田飛龍縱論香港變化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http://www.CRNTT.com   2017-05-29 00:10:32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出席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中評社資料圖)
  中評社香港5月29日電(記者 蘭忠偉)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二十週年,也是“一國兩制”在港實踐的20周年。日前,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接受中評社記者專訪,詳細談論了回歸20年以來,“一國兩制”在香港的落實情況,並從不同角度對香港回歸20年進行全面分析與總結。

  田飛龍首先就張德江委員長在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進行解讀。他指出,張德江委員長的講話凸顯了對《基本法》的制度自信與維護決心,表明《基本法》制度安排是中央與香港利益的最佳結合點與最大公約數,是一種長期化的憲制框架與方案,任何背離這一框架的行為都同時損害了香港利益與國家利益。田飛龍表示,委員長的講話加強了對《基本法》理論體系建構及法理學話語的塑造,顯示了對“港獨”繼續執行“零容忍”立場的決心,同時在法律行動上更加突出將《基本法》上的中央管治權用好用足,以便更加完善對《基本法》上的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的憲制性保護體系。

  “如果以‘繁榮穩定和高度自治’作為評判‘一國兩制’在港實踐20年的基本指標,我認為屬於基本成功和順利的。”田飛龍對中評社表示,“過度政治化”成為香港管治的痼疾,青年人反國家意識及激進運動取向亦不斷增強,這些新挑戰既有原初《基本法》秩序設計時未曾充分估計的因素,也有香港作為長期殖民地及複雜人口城市的結構性因素,更有香港作為發達資本主義社會在普選進程與全球化衝突中的矛盾張力因素。他認為,只要央港雙方共同努力,致力於和解與發展,以及在更寬鬆基礎與氛圍下凝聚“繼續民主化”共識,“一國兩制”在香港的體制活力與創造力仍然可以繼續發揮。

  田飛龍表示,決定性的政治和解條件仍然沒有形成,政治衝突的基礎和誘因依然存在。他坦言,今年7月1日非常特殊,既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紀念日以及特首宣誓就職日,也是香港反對派的民主大遊行節日,可能出現一定程度的遊行示威和政治對抗。“7月1日是‘一國兩制’在港時間的‘中期節點’,國家領導人的主旨演講需要對香港未來發展給出信心和期待,需要對香港民主化重申承諾及積極態度,需要給出支持香港的具體政策禮包與行動計劃說明。”

  他說,7月1日之後,在新特首施政下,香港較大可能迎來一個修補裂痕的“政治和解期”,反對派應逐步改變對國家的意識形態偏見,將民主發展與國家利益並並聯思考,對權利與義務做平衡定位、換位思考、理性務實,以“忠誠反對派”為轉型目標。如此,則香港二元對立政治有望逐步破解。

  田飛龍強調,香港未來會經歷一個陣痛期,即依法治港與經濟融合成為大趨勢,反對派既往的對抗路線沒有前途,但如果政治和解不能實質性達成,香港也會長期陷入“過度政治化陷阱”及一定程度的發展停滯。他指出,“一國兩制”正在進入“二期工程”,香港《基本法》及其系統經驗對於國家治理現代化的結構與細節仍然具有示範與先導意義,香港作為“治理特區”的憲制價值正逐步超過“經濟特區”。

  中評社對話田飛龍,專訪全文如下: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第4頁 第5頁 第6頁 第7頁 】 


CNML格式】 【 】 【打 印】 

 相關新聞: